人字拖小姮公告



合作相關事宜請聯絡





我以為我的看牙苦日子結束了,沒想到過完年後真正的苦日子才是來了。

花了一萬二做的牙齒,在爽完過年後的某天突然劇烈的痛起來,由於當時我在吃硬的不像話的辣橄欖,還以為這樣導致牙痛,但是睡了一晚不但沒好,牙齒反而一直在隱隱作痛,但是回想起年前看牙的經驗,我堅持只靠普拿疼度過每一天,終於撐了四天受不了,到診所報到,同時預約姨丈替我做另一邊牙齒的假牙。

星期五,我先到和平東路上的牙科診所,檢查才發現一萬二做的牙齒早蛀到神經,言下之意要開始根管治療,就是俗稱的「抽神經」,醫師幫我打了麻藥,鑽開牙齒後,輕輕放進殺神經的藥,等神經被殺死後就要把它抽出來,在等待的這一兩天,我的頭還是一直因為牙齒而劇痛。

隔天,我到板橋姨丈的診所,準備替年前抽好神經的牙齒印模,「我等一下先幫你打麻藥。」「打麻藥要幹麻?」「要把牙肉磨掉一些。」天哪!聽到這句話我真的想跳下椅子逃離診所,磨掉牙肉聽起來是多恐怖。

但是為了能吃大魚大肉,我只好忍耐,然後姨丈拿出鑽牙的器具,在我嘴裡磨呀磨,我感覺到嘴裡鹹鹹的,一漱口果然滿口是血,經過半小時,我終於攤著兩條軟腿,從椅子上爬下來。

人字拖小姮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7) 人氣()

我不是賴至誼,我是蘇陳端:賴老蘇
我不是賴至誼:小姮
為免大家眼花錯亂,以下就稱賴和姮

我不是賴至誼,我是蘇陳端 說:
少年不努力

我不是賴至誼 說:
有什麼關係

人字拖小姮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8) 人氣()

上個星期五,因為北宜公路一場討債追殺釀出的連環二死車禍,害我十二點多才能離開公司,當然也沒有捷運可以坐,我於是搭公司的交通車到市政府站,隨手攔輛計程車前往極簡,沒想到卻經歷一場恐怖的經魂夜。

「麻煩師大夜市。」這麼晚搭上計程車,當然得先裝鎮定、裝老練,以免司機看我好欺負動什麼歪腦筋。然後轉頭看窗外,不能透露出緊張不安,其實本來不害怕的,但那個司機理個小平頭,講話口音向兄弟,我不由自主地害怕起來。

車子開沒多久,司機開始講手機,不是照規定戴耳機,而是左手開車、右手拿手機,他口氣相當不耐煩,不專心開車,眼睛根本都沒直視前方,實在很怕他會撞車。但這都是小case,真正讓我背脊發涼、腰桿挺直事在後面。

一路上他的電話斷斷續續,反正就看他一直在接電話,最後有一通他火了,「我還有十萬元沒處理,我沒錢了啦!要過什麼年!」(操台語)「幹你娘!」)「幹你娘!」「幹你娘!」「幹你娘!」接著就是一連串的三字經,很兇很兇的口氣,聽起來像要殺人,我很想叫他路邊停下,去處理自己的事,但又怕會因此激怒他,以為我瞧不起他。

「幹!人肉鹹鹹啦!你給我去我家撞門試看看喔!我現在就拼去山上!」(台語),他的分貝和兇狠度都是大家印象中的十倍,聽得坐在又後方的我緊張到手軟,居然要找手機偷撥求救電話都手軟,他就差手上的手機不是變菜刀,不然一定當場想宰一個人來消氣,很怕他把我載到山上殺掉。

人字拖小姮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4) 人氣()

今天吃了小端推薦的角瓜湯包,但我個人偏好肉多的蟹黃湯包,湯包裡的餡肉好細好軟,皮好薄好Q,咬一口熱騰騰的湯汁就從齒縫留出來,那是老母雞湯,要趕快用湯匙去接,不然湯汁流掉會搥胸跺腳。

然後是牛肉大餅,外面的餅皮好脆好香,裡面的牛肉餡好軟醬汁鹹度剛剛好,還有被小端推崇讚賞的去子小黃瓜,可惜我不吃小黃瓜,不過抽出我不愛的小黃瓜和蔥絲,那個牛肉大餅還是好吃到作夢會猛吞口水。

還有一碗三十元的三鮮湯,雖然裡面料很稀疏,但是該有的都有,有蝦有魚片有筍還有肉片,湯喝起來真的很鮮美,尤其外面很冷的時候喝起來更爽,這三鮮湯裡面還有一小片鮑魚咧,感覺是有錢人在喝的,一小口就飽了。

至於小端推薦的角瓜湯包,它的餡是切的碎碎的澎湖絲瓜加上剁碎的蝦仁,但是感覺上滿口都是汁多味甜的絲瓜,還是很值得介紹,口感很特別,一定要自己吃過才知道,老闆一端上來就會看到鮮綠的絲瓜快穿透皮了。

這家叫「承園小館」的餐廳,從外面看起來就像是爸爸會帶去吃的餐廳,根本不敢自己走進去,沒想到很貼心的是平民價,帶250元就可以吃很飽很爽!

人字拖小姮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12) 人氣()

我快一個月沒有上MSN了,家裡是因為新房東拖拖拉拉,公司是因為破解MSN防火牆的程式有木馬程式,被我通通刪除了,現在我在公司剩下Skype可以對外聯繫,把我加入吧,朋友!
經過這一個月,我發現MSN居然無可取代,即便手機裡有一堆電話號碼,但是效果沒有MSN好。
當你不想跟一個人斷了聯絡,最好的方法是取得他的MSN,而不是握有他的手機號碼。有手機號碼不見得敢打,但是丟一個訊息卻很簡單,如果不想回可以這樣:「對不起,我是她妹喔!」這樣對方就會以為,是妳妹在用妳的電腦。
今天《蘋果日報》的頭版頭就報導,中天新聞主播方念華和TVBS體育主播陳勝鴻用MSN傳情,《商業周刊》也報導過王令僑的MSN人脈網絡,MSN幾乎已經成了全民運動,現在連我媽都會用了,還會跟我抱怨說:「都沒有人跟我聊。」
所以沒有MSN=沒有朋友了。

人字拖小姮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6) 人氣()

最近我最常去的地方除了公司和家裡外,就是和平東路三段的牙科診所。兩個星期前,我左下方的後面某一顆牙齒突然隱隱作痛,剛開始不裡它,最後痛到頭都在震,不得不上診所。
算一算有將近兩年沒看牙,想當然已經是滿口蛀牙,我躺在椅子上,緊張到雙手勾很緊,醫生說太久沒看牙,得照全口x光,這一照要自費500元,這一趟我就花了650元。
兩天後我又去報到,結果陸續發現好幾顆蛀牙, 到目前為止我已經去8次,補了四顆牙齒,除了每次一百的健保外,還花了一萬二做了鑲餈,下週一還要再去,算一算大概要再一萬四到三萬。
今天早上去的時候,醫師努力替我進行根管治療,經過多次治療,仍有一條神經因為牙齒已經鈣化,通了再多遍都通不下去,「妳這要用雷射的,會有一點燒焦味,如果通過去就會有點痛,這種自費2000,但如果還是沒辦法,就要轉到大醫院做顯微手術,那種自費9000。」聽的我牙不痛,但頭皮都發麻了。
再過一個多星期就要過年了,不知道這要耗下去會怎樣,想到年終獎金就要通通花在這裡,我就輾轉難眠,我是一個很容易為小事煩惱的人,最近這件是已經把我搞的快失去理智了。

人字拖小姮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2) 人氣()

我們那時算分開了吧,但是同一個學校我根本忘不掉,他不常來學校,要看到他很困難,要撥通他的電話更是不容易,我很擔心我們變成兩條平行線,從此沒有交集,不死心的我一直試著找機會,還好他父母信任我,讓我們還有這一點交集,一段時間後我們又復合。

你們一定覺得我在笨什麼,這種男人還要留戀,終於在高三那年我被一棒打醒了。這一次他出軌的對象竟是我多年的死黨,是那種常到我家過夜很熟的死黨。

那時候他在南陽街重考大學,我那個死黨唸實踐大學,我則在宜蘭準備考大學,剛開始一切都很好,他回到最初對我的忠誠,但是因為我不能陪伴他,所以經常跟他說:「你可以找xxx去看電影或去唱歌啊!」殊不知我製造了他們滋生愛苗的機會。

其實他們瞞著我,秘密交往已經有一段時間,直到某天,我和他哥哥的女友吃飯,她翻著我的電話簿看到死黨的名字,竟說溜嘴:「xxx,她是不是跟ooo(我男友)在一起過?」「沒有啦,妳搞錯了,她是跟◎◎◎在一起。」「喔,那我記錯了!」 其實她知道沒搞錯,只是不忍心看我難過。

又過幾天,他哥的女友打電話來,「我還是不忍心騙妳,他帶她回家過。」我一陣晴天霹靂,心都震碎了,立刻打電話給另兩個死黨,然後著急地跟女生對質。

人字拖小姮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15) 人氣()

失戀真的很苦,想起第一次失戀,我一直反胃嘔吐空氣,那種感覺難受到極點,體重一星期內急速下降,從46公斤變44再到41公斤,有好長一段時間都胖不回來,拍照的時候活像個骷魯頭,都不敢多看自己一眼。

那是六年多前的事了,我和初戀男友分分合合過了快四年,第一年我們如膠似漆,根本是你泥中有我、我泥中有你,我的生活除了學校就是繞著他打轉,他不高,大約172公分,但是對一個高中生來說,他的長相是帥的,他有濃眉大眼,很多人說像郭富城,也因為這樣的外表,讓我對他的死心塌地感動不已,因為通常長這樣就是有本錢花,後來證明這個邏輯是千古不變的道理。

我們在一起的隔年,我進入他的學校成為他的學妹,想當然爾我們是大家眼中的金童玉女,中午我會帶著便當到他教室一起吃,下課他會到我教室等我一起回家,我家和他家中間隔著學校,非常非常近,那時候我覺得自己就是幸福的代言人,沒有人比我更幸福了。

但是後來他認識了一些不愛讀書的朋友,開始進出撞球場,開始翹課在家睡覺,終於體會孟母為什麼要三遷,環境真的會徹底改變一個人,即使他本性是單純、善良,都抵抗不了環境的誘惑,而我也了解童話故事不會存在現實生活中,幸福更不是靠別人給予,而是要兩個同心的人去創造,我那時候漸漸失去我的拍檔,剩我一個人怎麼可能創造幸福。

撞球場常有一些長頭髮的夜間部女生出入,當時因為學校有髮禁,不能留飄逸的長髮,但是高職女生可以,他也認識了一個,她年紀比他大一些,他們以「乾姊」、「乾弟」相稱,經常玩在一塊,雖然他都跟我坦白,但我還是漸漸無法掌握他的行蹤,我們也不在如影隨形,而且他的脾氣越來越差,連要求跟他看個電影都像要他施捨什麼,感覺很難堪很卑賤。

人字拖小姮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4) 人氣()

我好像得了呵欠上癮症
因為工作關係我都中午起床
但是不論中午剛睡起
還是晚上工作結束後
甚至在放假期間
睡飽飽或睡不飽
我幾乎無時無刻都在打呵欠
為了想戒掉呵欠
我甚至拍下自己打呵欠的樣子
警惕自己打呵欠很醜

人字拖小姮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

2004/07/19

早上十一點鬧鐘大作聲響,拉開窗簾陽光毫不留情的灑進來,我很快地起床梳洗,換上我認為適合外出郊遊的細肩帶背心,半小時不到已經在往天母小阿姨家的路上,在姨丈公司胡亂吞便當,載了小表妹和她的好同學後,我們終於踏上往「六幅村」的旅途。

「我等一下要坐『蘇丹王大冒險』!」、「我要玩『大怒神』!」表妹腦子裡滿是六幅村,沒想到過了三峽,大雨居然沒義氣的轟然直下,我從後照鏡看到兩張失望的小臉,「雨會不會停啊?」、「等一下可以玩嗎?」、「怎麼辦?」其實我的心裡也滿是問號,但我只不斷說:「不會啦!這叫『午後雷震雨』,就是指下下午啊,等一下就會停了啦!」表妹還是滿臉失望,然後她們睡著了。

就在我急著轉開廣播聽氣象的同時,「啪啦~~啪啦~~」「靠!」居然雷電交加,我還一直說些假話安慰兩個小朋友,其實我也沒把握,一直猶豫要不要就乾脆下交流道回台北,殺到「八仙樂園」淋個夠。

眼看「六幅村」就要到了,大雨還是沒有要停的跡象,我們把車停在門口,祈禱雨能變小,「只要變小就好了!」、「要不要先把雨衣穿上?」我們的耐心等待終於獲得回應,雨滴一點一點變小了。

人字拖小姮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