人字拖小姮公告



合作相關事宜請聯絡





目前日期文章:200504 (3)

瀏覽方式: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

今天去看了《Robots》,在討論要看什麼電影時,我和向霖的意見十分分歧。

因為只剩兩張電影優惠卷,不過其實優惠卷也是我用錢買來的,根本不是誰送的,沒什麼好可惜,但總覺得要好好思考、選擇,老實說,在決定要來看電影前,我們根本不知道有什麼電影是現在想看的,但還是跟著一大批人排起隊來。

不過沒想到排隊居然可以排這麼快,不知不覺就輪到我們了,可是還是拿不定主意,唯一比較想看的《Interpreter》也趕不上開演時間,「我要看《惡靈空間》!」這是我一貫的風格,怪力亂神、驚悚恐怖、懸疑推理就是我喜歡的風格,雖然向霖不說,但我知道他不喜歡,不是因為害怕,而是覺得無聊,嚇唬不了人,「每次看一看都沒被嚇到,有什麼好看的。」他還要這樣跟我抱怨一下。

「《惡靈空間》是誰演的?」挖咧,我被問的啞口無言,到底是誰演的?演什麼啊?我根本不知道,只是一昧地要追隨我的風格啦,「好啦!好啦!那就看《機器人歷險記》啦!」也不知道我在不甘願什麼,我明明也很愛看卡通片的,但是不能看到自己第一想看的,心裡總是會滴咕幾句。

除了不甘願外,我也要快點找理由讓自己心服口服,於是我突然大喊:「唉呦!我要看的不是《惡靈空間》,是《顫慄時空》啦!」那時候我以為我真的搞錯了,但是買了票後,往二樓走,走到一半時才想起來我根本沒搞錯,我要看《惡靈空間》也要看《顫慄時空》,我的臉都垮下來了啦!堅持要去換票,凡是恐怖片都不要錯過。

人字拖小姮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6) 人氣()

劉曉雯,我永遠記得妳,也在這裡永遠為妳留一個位置。

處理這條新聞,是我進蘋果以來第一次掉下淚,相較於兩個月前的邱小妹,她們雖然有一樣悲慘的命運,但更令人心痛的是,劉小妹死後沒有牌位、沒有靈堂,沒有大官去關心,更不可能有場追思音樂會,可以相信嗎?她幼小的生命六來幾乎沒有留下任何紀錄,操作這條新聞過程中,怎麼樣努力就是找不到她一張照片,我想她是沒有拍過照吧!如今她脫離苦難人生,往後也沒有人會記得她來過這個世界。

第一天寫劉小妹的新聞,她就和很多受虐兒一樣,被家裡的大人照三餐打,我指的大人是她週遭的所有重要大人,包括母親、母親同居人 、保母 ,劉小妹是一個沒人疼愛的小孩,三月三十日凌晨五時五分,媽媽的同居人騎機車載著她到西園醫院,那時候她已經沒有生命跡象了,急救三十分鐘還是回天乏術,根據醫師的描述,劉小妹的四肢全是瘀傷,左大腿和肚子上的菸疤多到數不清,左眼一公分撕裂傷,右眼大片淤青,頭頂、後腦都有傷,全身體無完膚。

第二天劉小妹的媽媽、同居人被收押了,但是卻追出原來劉小妹一個多月前就因為受虐離家求救,不過卻因為處理警員的疏忽,一個月後斷送她的性命。

二月二十四日凌晨三點多,西園路二段的陳家大門突然「砰砰」響,陳姓婦人打開門後看到一個被剃光頭髮,戴著毛帽的小孩,小孩身上除了一件外套,什麼衣物都沒有,沒有內衣、沒有內褲,婦人見小孩剃光頭,以為是個男生,便問:「弟弟,你要做什麼?」小孩解釋:「我不是弟弟,是妹妹。」這是劉小妹受虐後,凌晨三點半逃離保母家求救的情形,當時氣溫只有十二、三度。

人字拖小姮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9) 人氣()

邱小妹受到全國矚目,事件後馬市長才向家暴宣戰,但是我們的記者向市政府新聞處長游梓翔表示,希望市長對此作回應時,游梓翔卻說:「這是虐童的刑事案件,市警局已做適當的處理,事件尚未『升級』到市府接收階段。」他認為記者隨便進到辦公室詢問他這個問題,很沒禮貌,更遑論要拍馬市長的照片。

這只能說市府團隊的神經末梢都麻痺了,一個口令一個動作,不能不按牌理出牌,還沒「升級」到市府階段就不能處理,台北市接連發生邱小妹、劉小妹事件,市政府沒有責任嗎?醫護人員、基層警員道德訓練不足,市政府不該檢討嗎?但是游梓翔卻認為,邱小妹是市府醫療系統出問題,劉小妹只是刑事虐童案件,跟市府無關。

當然我想馬市長是聰明人,他不會像游梓翔這樣想,這樣想他的政治生涯就完蛋了,馬市長獲悉後果然震怒,下令市警局徹查,懲處失職警員。

兩天後懲處名單出爐,這還是市警局局長王卓鈞參加二二八公園「關懷受虐兒活動」時宣布的,當時處理警員陳登良因為處置失當,記過一次;西園派出所主管林光佑連帶處分,申誡一次;萬華分局長謝文傑自請處分,申誡一次。不過市警局卻還解釋說,警員處理過程雖有瑕疵,但只是未進一步查訪、了解,並不是知情不報,但是連一般民眾都懷疑劉小妹身上的傷,一個受過訓練的警員卻無法分辨?

就在市警局「明快」地做出懲處後,同事到殯儀館想看看是否能找到劉小妹照片,沒想到令人心疼的是,劉小妹竟仍躺在編號477號的冰櫃裡,連日來始終無人聞問。

人字拖小姮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6) 人氣()

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