人字拖小姮公告



合作相關事宜請聯絡





目前分類:人字拖小姮亂說教 (9)

瀏覽方式: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






其實以前,我不太喜歡寫作文,但是現在,我居然靠寫東西填飽肚子,而且連結束工作後的消遣時間都是在寫,『寫部落格』。


有人說,寫部落格很花時間,寫部落格,很浪費生命;我倒覺得,寫部落格,帶給我意想不到的收穫,包括交到許多新朋友、意外讓bibi上電視小走紅、賺到一點零用錢。

人字拖小姮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14) 人氣()



黎老闆常說:「讀者想看什麼,我就給什麼!」

讀者要看什麼,最好的方法就是問讀者,所以每周都有讀者會,每一場都是黎老闆親自主持,因為他要知道,讀者要的是什麼。

說起黎老闆,大家都知道他是商人出身,沒有受過教育,只用一元港幣從澳門偷渡到香港,最後卻能靠著流利的英語闖進紐約成衣業,創辦大家耳熟能詳、小時候的名牌佐丹奴。

這是令員工不得不佩服的黎老闆,每每電視專訪黎老闆,同事必定放下手邊的工作,聽他到底說了什麼理論。

人字拖小姮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9) 人氣()

這篇文章沒有要影射誰喔!

雖然我頭髮長到腰,有時會穿超短的裙子,喜歡粉紅色跟Kitty,但骨子裡根本像男人,講話聲音很低,唱歌時如果沒有故意裝一下,根本是黃小琥。

還有我無法撒嬌,當我撒嬌的時後就是在開玩笑。所以我跟向霖的電話內容,絕對不會出現「寶貝,你在幹麻?」「有沒有想我?」

「喂~~幹嘛啦!」「有屁快放、有話快講!」「有什麼貴事?」等等,才是我們慣用的台詞,很豪邁吧!只要聽到我大聲講話,口氣很瀟灑就一定是跟向霖在講電話。

看相本就知道,我喜歡一切瀟灑的動作,不會跟向霖親密的抱抱,有的畫面都是哥兒們的搭肩。

人字拖小姮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16) 人氣()

今天分別去兩家誠品,想用奈奈的會員卡買東西,結果都碰釘子,果然投機取巧的事做不得。

早上去敦南誠品幫奈奈買一隻青蛙王子的玩偶,走到櫃臺結帳的時候,突然想起奈奈有會員卡,但我把她的身份證字號記在手機裡,所以就在櫃臺前打開手機、手忙腳亂拼命找,結果被小姐識破,問我說:「請問是本人嗎?」我感覺被好像沒穿衣服被人看,聲音小小必切問:「不是本人不行嗎?」對,就是不行。

好吧!好吧!算我倒楣,平日不燒香,臨時抱佛腳,平常應該熟記奈奈的身份證字號,今天就不會那麼糗,小姐看我手忙腳亂,心裡一定想著:「這人怎會不知道自己的身份證字號。」

有關會員卡的雖事不只這一樁,晚上下班我跟向霖到信義誠品晃一晃,因為計畫六月去東京,所以我買了一本東京的旅遊書,記取早上的教訓,我結帳前做了萬全的準備,有多萬全咧?

首先我打開手機,找出奈奈的身份證字號,然後拿筆記在名片上,名片塞在皮夾,這樣我在拿錢或拿卡的時候,可以偷瞄小抄,但是為了裝的更像本人,走到櫃臺的一路上,我一直默唸奈奈的身份證字號。

人字拖小姮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3) 人氣()

阿雅卡跟小端見面了,看了她寫的《我見網友了》,感覺很奇妙,其實這樣得來的緣分也沒老人家說的糟啊!

因為老人家的關係(這裡的老人家,泛指吃的鹽比我吃的飯多的人),過去我一直排斥有網友,總覺得會去交網友的人,一定是在現實生活中交不到朋友,才要靠投入網路虛擬世界來進行人際互動,可是沒想到曾幾何時,網友已成了我生活中一大部分。

不過不知道是不是心裡仍排斥的關係,我不交男性網友,我的網友清一色幾乎是女生,感覺在網路上交異性網友,總有一天會被騙,加上恐龍妹為了交網友,盜用網路美女的照片的新聞時有所聞,我更覺得交異性網友時,很難拿出真心,大家都是戴著虛偽的面具。

第一次見網友是在2004年3月,其實那是網聚,因為一次見好幾個網友。那時後大家的窩都還在林克,那次的聚會除了羅賓叔叔以外,通通都是女生,這也是我第一次見到小妮ㄟ婆檳榔,那次的聚會開啟了我見網友有的大門,後來我陸續還見過寶妮圍毆,還有yys,yys算是唯一的男生了(因為我和羅賓叔叔是先認識,後來他也才在無名開了一個窩)。


這是2004年12月31日,大家在極簡的跨年搶禮物趴體

人字拖小姮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7) 人氣()

劉曉雯,我永遠記得妳,也在這裡永遠為妳留一個位置。

處理這條新聞,是我進蘋果以來第一次掉下淚,相較於兩個月前的邱小妹,她們雖然有一樣悲慘的命運,但更令人心痛的是,劉小妹死後沒有牌位、沒有靈堂,沒有大官去關心,更不可能有場追思音樂會,可以相信嗎?她幼小的生命六來幾乎沒有留下任何紀錄,操作這條新聞過程中,怎麼樣努力就是找不到她一張照片,我想她是沒有拍過照吧!如今她脫離苦難人生,往後也沒有人會記得她來過這個世界。

第一天寫劉小妹的新聞,她就和很多受虐兒一樣,被家裡的大人照三餐打,我指的大人是她週遭的所有重要大人,包括母親、母親同居人 、保母 ,劉小妹是一個沒人疼愛的小孩,三月三十日凌晨五時五分,媽媽的同居人騎機車載著她到西園醫院,那時候她已經沒有生命跡象了,急救三十分鐘還是回天乏術,根據醫師的描述,劉小妹的四肢全是瘀傷,左大腿和肚子上的菸疤多到數不清,左眼一公分撕裂傷,右眼大片淤青,頭頂、後腦都有傷,全身體無完膚。

第二天劉小妹的媽媽、同居人被收押了,但是卻追出原來劉小妹一個多月前就因為受虐離家求救,不過卻因為處理警員的疏忽,一個月後斷送她的性命。

二月二十四日凌晨三點多,西園路二段的陳家大門突然「砰砰」響,陳姓婦人打開門後看到一個被剃光頭髮,戴著毛帽的小孩,小孩身上除了一件外套,什麼衣物都沒有,沒有內衣、沒有內褲,婦人見小孩剃光頭,以為是個男生,便問:「弟弟,你要做什麼?」小孩解釋:「我不是弟弟,是妹妹。」這是劉小妹受虐後,凌晨三點半逃離保母家求救的情形,當時氣溫只有十二、三度。

人字拖小姮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9) 人氣()

邱小妹受到全國矚目,事件後馬市長才向家暴宣戰,但是我們的記者向市政府新聞處長游梓翔表示,希望市長對此作回應時,游梓翔卻說:「這是虐童的刑事案件,市警局已做適當的處理,事件尚未『升級』到市府接收階段。」他認為記者隨便進到辦公室詢問他這個問題,很沒禮貌,更遑論要拍馬市長的照片。

這只能說市府團隊的神經末梢都麻痺了,一個口令一個動作,不能不按牌理出牌,還沒「升級」到市府階段就不能處理,台北市接連發生邱小妹、劉小妹事件,市政府沒有責任嗎?醫護人員、基層警員道德訓練不足,市政府不該檢討嗎?但是游梓翔卻認為,邱小妹是市府醫療系統出問題,劉小妹只是刑事虐童案件,跟市府無關。

當然我想馬市長是聰明人,他不會像游梓翔這樣想,這樣想他的政治生涯就完蛋了,馬市長獲悉後果然震怒,下令市警局徹查,懲處失職警員。

兩天後懲處名單出爐,這還是市警局局長王卓鈞參加二二八公園「關懷受虐兒活動」時宣布的,當時處理警員陳登良因為處置失當,記過一次;西園派出所主管林光佑連帶處分,申誡一次;萬華分局長謝文傑自請處分,申誡一次。不過市警局卻還解釋說,警員處理過程雖有瑕疵,但只是未進一步查訪、了解,並不是知情不報,但是連一般民眾都懷疑劉小妹身上的傷,一個受過訓練的警員卻無法分辨?

就在市警局「明快」地做出懲處後,同事到殯儀館想看看是否能找到劉小妹照片,沒想到令人心疼的是,劉小妹竟仍躺在編號477號的冰櫃裡,連日來始終無人聞問。

人字拖小姮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6) 人氣()

我們那時算分開了吧,但是同一個學校我根本忘不掉,他不常來學校,要看到他很困難,要撥通他的電話更是不容易,我很擔心我們變成兩條平行線,從此沒有交集,不死心的我一直試著找機會,還好他父母信任我,讓我們還有這一點交集,一段時間後我們又復合。

你們一定覺得我在笨什麼,這種男人還要留戀,終於在高三那年我被一棒打醒了。這一次他出軌的對象竟是我多年的死黨,是那種常到我家過夜很熟的死黨。

那時候他在南陽街重考大學,我那個死黨唸實踐大學,我則在宜蘭準備考大學,剛開始一切都很好,他回到最初對我的忠誠,但是因為我不能陪伴他,所以經常跟他說:「你可以找xxx去看電影或去唱歌啊!」殊不知我製造了他們滋生愛苗的機會。

其實他們瞞著我,秘密交往已經有一段時間,直到某天,我和他哥哥的女友吃飯,她翻著我的電話簿看到死黨的名字,竟說溜嘴:「xxx,她是不是跟ooo(我男友)在一起過?」「沒有啦,妳搞錯了,她是跟◎◎◎在一起。」「喔,那我記錯了!」 其實她知道沒搞錯,只是不忍心看我難過。

又過幾天,他哥的女友打電話來,「我還是不忍心騙妳,他帶她回家過。」我一陣晴天霹靂,心都震碎了,立刻打電話給另兩個死黨,然後著急地跟女生對質。

人字拖小姮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15) 人氣()

失戀真的很苦,想起第一次失戀,我一直反胃嘔吐空氣,那種感覺難受到極點,體重一星期內急速下降,從46公斤變44再到41公斤,有好長一段時間都胖不回來,拍照的時候活像個骷魯頭,都不敢多看自己一眼。

那是六年多前的事了,我和初戀男友分分合合過了快四年,第一年我們如膠似漆,根本是你泥中有我、我泥中有你,我的生活除了學校就是繞著他打轉,他不高,大約172公分,但是對一個高中生來說,他的長相是帥的,他有濃眉大眼,很多人說像郭富城,也因為這樣的外表,讓我對他的死心塌地感動不已,因為通常長這樣就是有本錢花,後來證明這個邏輯是千古不變的道理。

我們在一起的隔年,我進入他的學校成為他的學妹,想當然爾我們是大家眼中的金童玉女,中午我會帶著便當到他教室一起吃,下課他會到我教室等我一起回家,我家和他家中間隔著學校,非常非常近,那時候我覺得自己就是幸福的代言人,沒有人比我更幸福了。

但是後來他認識了一些不愛讀書的朋友,開始進出撞球場,開始翹課在家睡覺,終於體會孟母為什麼要三遷,環境真的會徹底改變一個人,即使他本性是單純、善良,都抵抗不了環境的誘惑,而我也了解童話故事不會存在現實生活中,幸福更不是靠別人給予,而是要兩個同心的人去創造,我那時候漸漸失去我的拍檔,剩我一個人怎麼可能創造幸福。

撞球場常有一些長頭髮的夜間部女生出入,當時因為學校有髮禁,不能留飄逸的長髮,但是高職女生可以,他也認識了一個,她年紀比他大一些,他們以「乾姊」、「乾弟」相稱,經常玩在一塊,雖然他都跟我坦白,但我還是漸漸無法掌握他的行蹤,我們也不在如影隨形,而且他的脾氣越來越差,連要求跟他看個電影都像要他施捨什麼,感覺很難堪很卑賤。

人字拖小姮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4) 人氣()

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