這一篇主題也太多了,是非常值得紀錄的一篇XD!繼續又打了三天的果納芬、美諾孕及路福瑞,昨天回茂盛照陰超,濾泡終於出來了!

 

好險好險,我真的有些擔心我這一生的卵子已耗盡,醫生有在高明的技術,也沒有辦法幫我用我個人的卵子成功製造出寶寶,因此儘管超音波的結果只有四顆濾泡,我還是感到很開心。

 

照完超音波,例行的領藥、諮詢、抽血之後,就到注射室打一針當天現領的果納芬。這幾天的果納芬都是由護士來施打,所以沒能領到心儀的果納芬筆,我有些失望,因為已經有點享受自己打針的特別時光,畢竟這是自然受孕媽媽們無法體會的過程XD!我的心態真的是超級有夠健康跟正面的啊哈哈哈哈!

 

270828

 

270829

 

打針對我來說真的是小兒科,抽血、打針我視線永遠是直視著針頭,所以試管療程的過程對我來說,其實不怎麼覺得辛苦,而且我真的要再讚嘆一次,茂盛醫院太舒服,椅子好好睡,醫院還都播放古典樂,沒有一般醫院的吵雜聲,進到這裡的每個人講話都小小聲、安安靜靜很優雅,是一個會讓人家沒事想流連不想趕著回家的地方XD!(我這篇文章有一大半就是賴在茂盛打的)

 

270836

 

昨天的超音波結果,我的四顆濾泡大小不一,右邊一顆17x17mm,左邊三顆中有兩顆11x12mm,一顆才8x9mm,醫生要我回家繼續打柳菩林,今天再回診照卵泡及抽血。

 

但是昨天沒心理準備開始要進入密集往返醫院的階段,早上出門的時候,只記得吃了藥就上路,沒有準備換洗衣物、牙刷眼鏡、電腦、手機充電器,更重要的是,一直到採卵前每天都要打的柳菩林在冰箱。

 

我本來盤算著,一天沒打沒關係吧,打算住距離茂盛只有三分鐘車程的舅舅家,才不用台北台中來回奔波,但是諮詢師提醒我,柳菩林目前的作用就是在控制濾泡生長速度,否則太成熟的可能不小心排掉。

 

昨天只好回家打包行囊,今天一早再下台中。

 

不過今天山姆不能同行,我怕醫生又cue我明天要再回診,所以今天準備的很齊全,直接把家當都塞進登機箱,不管是照超音波還是進診間進廁所,都是推著登機箱進進出出。

 

270845

 

今天一樣例行的照超音波、領藥、抽血、打針,今天超音波的結果,濾泡又長大了一些,右邊一顆17x18mm,左邊兩顆12x13mm、一顆11x11mm,終於等到醫生宣布可以取卵了,喔耶!而且今天是可以回家耶,明天後天也不用回診,那行李跟來幹嘛,噗!

 

這幾天的行程是,今天晚上還要打0.025cc的柳菩林,明天晚上19:00~19:30打柳菩林和破卵針,星期五一整天不用打針不用回診,晚上22:00過後禁食禁水,口渴只能漱口,星期六一早7:00要準時到手術室報到。

 

雖然說這不代表成功,因為能不能取到卵、取多少卵子都還不知道,而且我的內膜不夠厚,取完卵也不會鮮胚植入,醫生會採取凍胚的方式,一面把內膜養厚,一面評估是不是要再取一次卵,再取卵意旨要再一次的吃藥、打排卵針,重新開始一個輪迴,但可以取卵了還是感到開心。

 

另外,今天還做了一件超刺激的事情。

 

這一次到茂盛做試管療程,院長得知我有乳癌家族史,前後幫我安排了乳房攝影及乳房超音波檢查,乳房攝影沒有異常,但做乳房超音波時,在右側乳房拍到異常的區塊,家醫科的醫生看過片子並觸診後,初步判斷比較像是水泡,但是她建議我讓乳房外科切片化驗比較保險。

 

於是今天下午,就趁著乳房外科有門診,很臨時的加掛上陣。

 

原本期待乳房外科醫生告訴我,這謀蝦,只要定期追蹤就好,但他卻語重心長地說:「妳這個有問題喔,要局部麻醉抽出來看看。」我整個心涼了一大半,但又很強裝鎮定。

 

醫生大概看我沒老公又推著行李有點淒涼,問我要不要先做好試管的療程,下週再來切片。

 

但我想說人都來了,實在不想來來回回奔波,也不想有個萬一的話拖延到就醫時機,因此馬上下定決心當場切片,這個時候,我看到護士面露心疼的表情,可能真的覺得,做這種決定應該是要老公在才好。

 

但我覺得這時候的自己好獨立好勇敢好帥哈哈哈!

 

決定切片後醫生請我到診間外面稍等,表面雖然強裝鎮定,但等待的過程其實很忐忑不安,切片會不會痛?切片之後會怎樣?麻醉完我能回台北嗎?

 

也不知道等待多久,我的名字響起,剛剛一鼓作氣說好今天就抽,真的要踏上床的時候,爆炸緊張。

 

脫了上衣和內衣後躺在床上,右手高舉起來,小房間裡有一個醫生三個護士,聽他們準備著器具的交談聲,緊張的感覺更加上升,我一直想盡辦法讓自己腦子保持一個放空,但還是緊張萬分。

 

醫生交代我過程中不能動,然後以超音波在我右側胸部定位,拿了好像筆的東西在胸部畫位置,接著蓋上綠色的手術專用布,塗上酒精消毒,整個過程最有感覺就是打麻藥的那一刻,就像看牙抽神經,最痛的就是上麻藥的時候。

 

不過切片施打的麻藥針只有小抽痛一下下,其他真的完全沒有感覺,我看不到醫生用什麼方式抽組織,只覺得很像釘書機在胸部釘了幾針,聲音也砰砰砰的,那幾聲比較讓人緊張。

 

然後感覺有液體流到了我的背部,猜想應該是血吧!

 

切片結束後,護士在傷口貼了紗布,然後要我用力壓十分鐘,幫助我穿上內衣,我跟她說覺得背部濕濕的,護士幫我擦掉,我轉身一看,床上一灘鮮血,尬的,剛剛切片到底是什麼情景!

 

就這樣,本來的試管療程例行回診,演變成局部麻醉切片小手術,有點突然有點刺激有點驚悚,切片結束後,我還自己轉車到了高鐵回到台北,我真心覺得自己超強,晚上問山姆有沒有覺得我超勇敢,要是他一定不敢,他說我勇敢過頭,這種事應該跟他打個商量啊哈哈哈!

 

報告下週出爐下下週看結果,祈禱它是個善良的好東西,呼!

 

 

      

    全站熱搜

    人字拖小姮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4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