上個星期五,因為北宜公路一場討債追殺釀出的連環二死車禍,害我十二點多才能離開公司,當然也沒有捷運可以坐,我於是搭公司的交通車到市政府站,隨手攔輛計程車前往極簡,沒想到卻經歷一場恐怖的經魂夜。

「麻煩師大夜市。」這麼晚搭上計程車,當然得先裝鎮定、裝老練,以免司機看我好欺負動什麼歪腦筋。然後轉頭看窗外,不能透露出緊張不安,其實本來不害怕的,但那個司機理個小平頭,講話口音向兄弟,我不由自主地害怕起來。

車子開沒多久,司機開始講手機,不是照規定戴耳機,而是左手開車、右手拿手機,他口氣相當不耐煩,不專心開車,眼睛根本都沒直視前方,實在很怕他會撞車。但這都是小case,真正讓我背脊發涼、腰桿挺直事在後面。

一路上他的電話斷斷續續,反正就看他一直在接電話,最後有一通他火了,「我還有十萬元沒處理,我沒錢了啦!要過什麼年!」(操台語)「幹你娘!」)「幹你娘!」「幹你娘!」「幹你娘!」接著就是一連串的三字經,很兇很兇的口氣,聽起來像要殺人,我很想叫他路邊停下,去處理自己的事,但又怕會因此激怒他,以為我瞧不起他。

「幹!人肉鹹鹹啦!你給我去我家撞門試看看喔!我現在就拼去山上!」(台語),他的分貝和兇狠度都是大家印象中的十倍,聽得坐在又後方的我緊張到手軟,居然要找手機偷撥求救電話都手軟,他就差手上的手機不是變菜刀,不然一定當場想宰一個人來消氣,很怕他把我載到山上殺掉。

由於他開的路徑是我不熟悉的,我一面冒冷汗一面想「到底會不會到啊?」這段路好漫長,他沒停過一直罵一直和電話裡另一端的人吵,好像要去砍了對方,終於我看到和平東路,「司機,麻煩你在師大路口放我下來就行了。」我用很尊敬的語氣,小心翼翼地說出這句話,「不好意思喔!」司機轉頭對我說了這句話,我才鬆下緊張的心情。

他停靠路邊時,我趕快把門開一點,深怕到時候逃不出去,然後掏了一張千元大鈔,還好他還記得找給我,我怕他沒錢用,搶了我剛領的一千元。突然一輛計程車開過去,好像就是跟他吵的那輛,司機還在算錢卻對著窗口兇狠地大喊:「幹你娘!」我嚇得把門推全開,一隻腳跨在門外,怕到來不及找完錢,載我一起追上去。

後來我一下車,車子高速呼嘯追上去,我想他要去解決他們之間的仇恨吧。真是太恐怖了,雖然司機沒有要對我怎樣,但是這麼情緒化的司機,很怕他撞車,尤其剛剛才寫完連環大車禍,超怕自己也死在到極簡的路上。下車後,我把原本腦子想好要買的宵夜都拋在腦後,狂奔到極簡,腿都軟了。

    全站熱搜

    人字拖小姮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4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