昨天託聖帕颱風的福,我才可以在晚上九點就下班,坐在餐廳和兩位從遠方來的朋友吃頓飯。

其實Luke(右一)算不上遠方的朋友,他是向霖的國中同學,從小一起長大的死黨,台大畢業、工作了幾年,毅然決然到美國學建築,從此,他就變成遠方的朋友。

說起Luke,我覺得他很另類,很愛玩、很會玩,可是又很會讀書,輕輕鬆鬆唸完台大,還輕輕鬆鬆進入康乃爾建築所。

為什麼老天爺這麼公平,給他會玩會讀的頭腦,同時也給我這麼平凡的腦袋。

今年夏天,Luke到上海短期打工,趁著回美國前的短短假期,帶著他好不容易定下心交往的韓國女友Yunhee回台。

Yunhee就真的是遠方來的朋友,這是她第一次到台灣。

抵達的第一天,Luke媽媽就端出美國沒有的水果獻寶,有龍眼、芭樂,Yunhee說美國只有芭樂汁,沒見過芭樂本尊,她吃芭樂的時候,居然很整齊的啃下芭樂皮。

Luke媽媽還端出自製的菜脯雞湯麵,插開話題一下,Luke媽媽的菜脯雞湯超好喝的,用菜脯去燉雞湯,再把麵加進去,比鼎泰豐、高記的雞湯麵還要好吃,我要趕緊跟Luke媽媽學一學。

再回來這,有著親切笑容的Yunhee十一歲就跟家人移民到紐約,會講韓文不會看漢字,昨天問她「朴」的韓文怎麼發音,結果她不懂這什麼字。

那時我們正問她《順風婦產科》這部情境喜劇,這是我和向霖都很愛的戲,貪吃、小氣、愛放屁的朴英奎常常是我們的笑料。

拜台灣進口很多韓劇之賜,我們因此跟Yunhee多了很多共同的話題。

Yunhee雖然接受美式教育,但骨子裡還頗有韓國傳統女性的作風。

昨晚我們吃完晚飯,到我戒了很久的錢櫃應酬,一踏進包廂就是一陣ㄏㄧㄏㄧ華華的笑聲跟菸味,Luke的朋友海龜被三個大濃妝女孩包圍。

其實這種應酬場合我非常排斥,我現在不只很宅,根本是進入阿桑的境界,但為了久沒唱KTV的Luke,也只好捨命陪君子。

身在台灣的年輕男女們,大部分都見識過這種虛應一下的應酬場合,但韓國人Yunhee可是非常不習慣,三個大濃妝女孩不斷跟Luke敬酒,讓Yunhee非常不舒服。

離開包廂後,我們才知道Yunhee很不滿大濃妝女孩一直找她男友喝酒,她不能理解台灣人為什麼這麼愛敬酒,女朋友就坐在身邊,這些女孩還能這麼擠眉弄眼的跟自己男朋友喝酒、開玩笑。

昨天還有個小插曲真是夠扯,我就坐在向霖旁邊,其中一個大濃妝、穿極短褲的女孩,居然一直在向霖耳邊說話,拿東西的時候胸部還碰到向霖的手臂。

雖然她也找我講話,還親暱的拉著我的手說:「我們一定能當好朋友。」但這麼大膽的舉動,不用說韓國人,連一向走中性路線的我都有點不能接受,況且我不認為我們會變朋友。

這女孩也讓我見識到,酒喝多了真的是醜態百出,妝化的再美、穿的再高檔,在別人眼中都變得很不舒服。

話說回來,Luke說台灣的敬酒文化,在美國、在韓國都沒有這樣,所以才會讓Yunhee傻眼。





最後,Luke盧,我希望你和Yunhee可以開花結果,我想喝到你們的喜酒。


C-マンション





    全站熱搜

    人字拖小姮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7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