奈奈是五年後的我,為什麼這樣說咧,因為我們認識六年以來,不只是動作越來越像、講話越來越像,還是彼此的蛔蟲,要知道我五年後會變怎樣,應該就是奈奈那樣,不過扣除像她一樣才華。

蛔蟲這件事在上一篇文章《林旺有個無底洞---奈奈吃的傳奇》就有稍微提到,不過昨天我們一起去家樂福買電視的時後,再次印證這件事。

當時我看到Acer的小狗機後,對著向霖說:「我好想要小狗機喔!」幾秒後,站在我旁邊的奈奈居然一秒都不差的跟我一起發出:「汪!汪!」的聲音,真是太有默契了,這個傢伙居然知道我想汪汪叫,我們兩個為我們這麼有默契,狂笑一分鐘來以示重視。

然後在回家的路上,我提議要用英文來聊天,但是不知道話題怎麼兜的,兜到潘若迪的健身上,奈奈學起潘若迪的招牌:「Funky dancing Funky show!」說說鬧鬧一陣,在幾秒的沈默後,我們又一起大喊:「Funking dancing funking show!」哇咧~~真的是一起喔!

所以說我們是彼此的蛔蟲,知道對方下一秒想講什麼,我想可能要介紹我們父母認識一下,總之是一件很神奇的事!





    全站熱搜

    人字拖小姮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8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