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學英文大概有半年了,不是去科見也不是去地球村,而是跟老師在家裡聊天的那種高級英文課,一小時要1000元,很高級吧!

我的老師Terry是美國人,不過他來台灣已經九年,說的中文可是比我阿公阿嬤流利100倍,中文報紙上方方正正的國字一點也難不倒他,程度比我前一陣子在唸小學的阿嬤還好。

話說Terry來台灣的時後,見到他的人不是大喊:「Oh!I know,you're a singner!」不然就是說:「Are you a basketball player?」反正大家一看到黑人,不是以為他是唱歌的、就是以為他是打籃球的,就像我說他像丹佐華盛頓,向霖就說:「黑人都馬長的一樣!」他認為Terry像NBA休斯頓火箭隊的T-Mac,還有克里夫蘭騎士隊的Lebron James,不過這兩個人我都不認識,我還是覺得他像丹佐華盛頓。

Terry大我十歲,他的本業是商人,businessman,他和朋友合夥開公司,但是我搞不清楚他們公司的業務,前一陣子他說在販售有關security的東西,總之是那種高科技的東西,不是我可以在這裡解釋的通的,所以他很忙很忙,常常下了課,半夜或是清晨一大早要打越洋電話。

Terry是我第一個,也是目前唯一一個不是黃種人的朋友,我很喜歡他,大概因為老外隨和的個性吧,加上他每每談起怎麼和小朋友相處,就讓我更佩服外國人在教育上的成功,那些三、五歲的小朋友都把他當成朋友,而不是大人。

Terry來台灣九年教過很多學生,老的像我、小的像三歲小朋友,倪敏然的女兒倪汀諾和兒子倪嘉昇也都是他的學生,他常說起倪敏然是一個親切的爸爸,李麗華是一個嫻熟廚藝又好的媽媽,那時後倪敏然自殺,對他也是一個不小的衝擊。

半年前我剛和Terry學英文時,要講一句話都緊張得半死,老是「I...I...I...」結巴個半天,Terry就笑我:「Are you singing rap?」不過多虧Terry的功勞,現在我說的可是還算流利,他也不再笑我英文了,反而不時稱讚我。

每次上課我都覺得Terry像一個人,有一次我跟他說:「I think you look like someone.」他問我是誰,我說:「A famous guy!Denzel Washington.」果然他說:「Many peapole say that. But I don't have much money like him.」

其實Terry很有錢,雖然他老背著一台破破舊舊的電腦,但做的可是很上的了檯面的大生意,見的都是大人物,像他就認識三立一哥陳昭榮,還有跟吳宗憲結仇的經紀人Amy,所以其實他是上流社會的人,被我姨丈唸唸唸半天後,Terry這次回美國終於換了電腦,換了至少比較匹配他上流社會身分的電腦。





    全站熱搜

    人字拖小姮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5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