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以為我的看牙苦日子結束了,沒想到過完年後真正的苦日子才是來了。

花了一萬二做的牙齒,在爽完過年後的某天突然劇烈的痛起來,由於當時我在吃硬的不像話的辣橄欖,還以為這樣導致牙痛,但是睡了一晚不但沒好,牙齒反而一直在隱隱作痛,但是回想起年前看牙的經驗,我堅持只靠普拿疼度過每一天,終於撐了四天受不了,到診所報到,同時預約姨丈替我做另一邊牙齒的假牙。

星期五,我先到和平東路上的牙科診所,檢查才發現一萬二做的牙齒早蛀到神經,言下之意要開始根管治療,就是俗稱的「抽神經」,醫師幫我打了麻藥,鑽開牙齒後,輕輕放進殺神經的藥,等神經被殺死後就要把它抽出來,在等待的這一兩天,我的頭還是一直因為牙齒而劇痛。

隔天,我到板橋姨丈的診所,準備替年前抽好神經的牙齒印模,「我等一下先幫你打麻藥。」「打麻藥要幹麻?」「要把牙肉磨掉一些。」天哪!聽到這句話我真的想跳下椅子逃離診所,磨掉牙肉聽起來是多恐怖。

但是為了能吃大魚大肉,我只好忍耐,然後姨丈拿出鑽牙的器具,在我嘴裡磨呀磨,我感覺到嘴裡鹹鹹的,一漱口果然滿口是血,經過半小時,我終於攤著兩條軟腿,從椅子上爬下來。

接下來的幾天,我因為刷牙不小心把牙肉刷破皮,真的是痛得生不如死,上班就吃玉米蔬菜粥,休假就吃烤地瓜,好多天沒有大口大口地啃肉了。

因為我的牙根發炎,現在除了上診所治療外,還要吃消炎藥、止痛藥,不知道哪一天才能裝上牙齒,大口大口地吃肉,真的能吃就是福,我要誠心誠意求我的牙齒快好,苦日子快點結束。


    全站熱搜

    人字拖小姮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7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