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覺得我真的很找死,竟然選在這個節骨眼出國,什麼節骨眼?就是人生第一棟不動產準備整裝的節骨眼,我人卻不好好盯在台灣,偏偏要在這時候跑到東京。

不過這說來話長,所以開一篇來說一下。

話說今年初冬天的時後,眼看房子交屋進度一直拖延,我和向霖於是興致勃勃許下要到東京過生日的願望(我是10月26日生日,向霖是11月9日,我們都是天蠍寶寶)。



然後我一副好像明天要出發的樣子,深夜十一點多下班,還繞路到信義誠品買了東京旅遊書,每天當成聖經一樣捧著研讀,不輸要考基測的國中生。

就因為我每天把旅遊書帶來帶去,同事知道到後,只要有好康的日本行程都會來報給我知。七月乾元興沖沖告訴我,荷蘭銀行有卡友促銷的行程,東京五天四夜自由行只要9990元,「9990」這種價錢任誰聽了都心動吧!

我把這個好消息告訴向霖,但是他在新公司還是個菜鳥級記者,今年根本不用肖想安排五天的連假,所以非常掃興的潑了我冷水,而且還想用香港三天來搪塞。

後來我比較多家旅行社的行程,真的找不到這種優惠的價格,尤其居然還可以三期零利率,感覺去東京跟去高雄一樣容易,說什麼我也要去這一趟行程。

好吧!我把腦筋動到高中同學身上,欣珮今年去東京當學生了,乾脆就去探望她。MSN上跟怡君提了這件事,吆喝她一起去東京,然後某天去詩芯家,又約了詩芯跟怡嘉同行,就這樣找到了旅行的伙伴。

這時候距離交屋只剩兩、三個月,但是都怪建商拖拖拉拉、不斷的食言,我老早把房子的事拋在腦後,積極的策劃東京行。

沒想到某天怡君傳來訊息,家裡出了點事,恐怕不能安心出國玩。

家裡事大,總不能勉強怡君,就在差點行程要泡湯的時後,我想到怡嘉的男友,趕緊MSN問怡嘉,幸好怡嘉男友不是菜鳥,很阿沙力的答應跟我們同行,順利解決問題。

那是八月的事了,接著我們又回到正常的生活,日子一天一天過,好像沒有出國這件事,然後,建商突然宣佈要交屋了。

本來很瀟灑的我,現在一下子緊張起來,這時候跟媽講要出國,鐵定被罵死,腦子不斷想著要掰的謊話。

「公司派我去日本出差。」

不好!不好!萬一問我出什麼差,一時也答不出來,況且英文課請假,回來老師都會要我們分享一周大事。

「乾脆五天不聯絡!」

不行!不行!這樣簡直找死,五天不打電話回家,這個女兒我媽是會狠心不要的。

「按時打電話假裝在台灣!」

不妥!不妥!如果在日本出了意外怎麼交代。

我媽這關真的很難過,可是出國是大事,還是得交代清楚。

最後在出國前二十天,我打了電話結結巴巴說要出國。

「媽,我20號要去東京。」支支吾吾中。

「蛤,妳要去東京,要交屋了咧!」

「恩~向霖送的。」戰戰兢兢中

「去過生日喔?」知我者母也啊。

就這樣,媽竟然沒罵我,交代我別亂花錢,去走走就好,心中大石塊整個丟到十八層地獄去。



不過十月一整個月,我其實是在混亂中度過,因為裝潢的事一直搞不定,拖到幾天前才有點要定案的樣子,也幸好沒跟去東京的五天撞期,所以我就這樣,明天要去玩了。





    全站熱搜

    人字拖小姮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6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