十月二十日早上五點半,手機設定的鈴聲大作,照理說這種時間發出的任何聲音,我通常都是不予理會,躲進被窩倒頭繼續大睡,但這一天我卻在一秒的瞬間就跳下床,然後一面叫醒向霖、一面衝進廁所整裝梳理,因為這天我要趕八點四十五分的華航班機,飛到我日夜思念的東京。

本來算準會失眠,想不到一夜好眠,睡到不知人,早上起來一點也沒有累和睏的感覺,不過因為還要繞到石牌接詩芯,化妝這件重要事我就在顛簸的車上完成(如果在東京一定很好化,因為馬路上到處都相當平坦)。

跟詩芯約在石牌捷運站,我們還早到了,開始在車上自拍打發時間,根本沒注意到後照鏡慢慢接近的詩芯,還被虧說:「你們拍得很開心喔!」這時有一種沒穿衣服被看到,羞到要躲到地洞的感覺。

我整個人精神抖擻,詩芯就沒這麼好運了。

「我昨天報告打到三點多,結果居然沒存檔就寄給經理!」詩芯哀怨地說著。

聽起來很嚴重,如果是我應該已經哭出來了,感覺捅了什麼摟子。

詩芯繼續哀怨地說著:「我一直想補救,可是根本沒辦法,結果一整夜沒睡,乾脆整理行李到五點。」

唉~~可憐的孩子。

「所以妳完全沒睡覺喔?」我雖然沒有類似經驗,不過起碼大學學過同理心,所以我不斷試著體會那種拖著疲憊身軀,心裡有事的感覺,真的覺得詩芯超倒楣,尤其她感情又觸礁。

一陣瞎扯試圖讓詩芯放鬆心情後,我們也到了已經改名的台灣桃園國際機場。

想到要跟向霖分開五天,我嘴巴上不說、向霖也逞強裝很看的開,但其實還真有點依依不捨,很希望他可以跟我一起去同樂,可惜他在新公司還是菜鳥,年假沒有他的份。



到了機場大約六點半,到櫃臺領了機票,和怡嘉、軒軒會合後,排隊托運我們的行李。

一大早就遇到一群明星,最顯眼的就是拿著攝影機的黑人陳建州,然後他身邊還有陳世念和一些我叫不出名字的台啤球員。

為什麼陳世念我叫得出來?因為向霖年輕的時後,被說很像陳世念。



接著我和陳世念四目相接,轉頭我立刻打電話告訴向霖,一副很鄉下俗的樣子。體育通的向霖淡淡地說:「喔~~他們好像要去美國移地訓練。」更顯的我是鄉下俗。

我們等托運的隊伍就在台啤的隔壁,近距離看到、聽到他們的對話,不過我現在忘光光了,好像就是一些無聊男生的打打鬧鬧,本來想拿相機偷拍,不過這樣更說明我是鄉下俗。

全部手續辦好後才七點多,飛機是八點四十五分,有非常足夠的時間讓我們逛旅程中最期待行程之一的免稅商店。

沒想到最先在免稅商店中敗家的居然是范文軒,而他敗的竟然是健達出奇蛋。

我來解釋一下為什麼他會敗給一盒三百五十元的健達出奇蛋。

范文軒有一個最大的興趣,就是收集樂高、玩樂高,一切跟樂高有關的事物,都會讓他眼睛發亮,其他和樂高有同性質的公仔玩具,也都可以成為他的愛。

這次他看中的健達出奇蛋,贈品是一個機長,很快他就在這砸了第一筆錢。



第二個敗家的是詩芯,她剛剛在車上還滿臉愁容,但是一看到標上免稅的保養品,簡直就失心瘋,很興奮的砸了三千多元,買了雅詩蘭黛的保養品,還笑嘻嘻衝過來對著我們說:「真的超便宜,這一組還搭配了我剛好想要的東西。」

後續會看見詩芯很沒定性砸錢的經過,還說:「看到『東京限定』我就想買!」

在免稅商店全身而退就我跟怡嘉,我們兩個到每一櫃試擦塗抹,但就是守住沒買,我才不希望還沒到東京就已經敗掉一大半。



上飛機後本來打算睡一覺,結果機上有播《穿著Prada的惡魔》、《同床異夢》、《命運好好玩》….Prada跟命運我都看過,剛好之前想看同床異夢,向霖沒興趣,就利用三小時的飛程,看了這部片子,還吃了難吃的飛機餐。

下午接近一點,我們抵達東京成田機場。

迎接我們的五天旅程即將展開。





    全站熱搜

    人字拖小姮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7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