5月18日是個特別的一天,這一天我真的做了一件「大人」的事,但是我的脫線也把這件事給搞砸了。

大約三個月前,婉琦問我能不能去她們學校演講關於我的工作,「演講!我不會啦!」何止不會,演講對我來說根本是遙不可及,不可能的事,最多最了不起,只在國三參加過英語朗讀比賽,不過那時後還有第五名。

「但是車馬費一千六喔!」聽到婉琦這麼一說,想想什麼事都有第一次,所以一口就答應了,說實在的,我是為了那一千六答應的。

接下來的日子我仗著反正時間還很多,早就把演講這件事拋在很遠很遠的腦後,除了上班就是吃喝玩樂,還有當小端的工讀生,幫她找找資料打打文獻,沒想到這種爽日子竟然來得那麼快,5月18日不說一聲就來了。

當我意識到5月18日要來的時後,已經剩下兩天了,第一天我還為自己沒準備稿子找藉口:「幹嘛準備,反正我每天都在做,一定知道要講什麼。」但是第二天我卻緊張起來,開始草草亂寫一通,寫了滿滿A4兩張紙的講稿。

當天十一點,我和小端約在公館捷運站,一路像是要去度假的前往婉琦的學校--明德國中,為什麼說是度假咧?因為兩個人都精心打扮,然後要去吃學校準備的便當和50嵐,那時後我還一心想著有便當吃,管他什麼演不演講。

到了捷運站,遠遠的就看到婉琦在出口處迎接我們,好像到了機場有人來接機一樣興奮。到了校門口居然還有寫著「歡迎主講人李姝姮小姐」的彩色海報,簡直就是真的來接機啊!

到了輔導室,不只有便當吃,有50嵐的紅茶拿鐵喝,還有某老師現煮的味增湯,真的是備受款待,尤其吃飯時還來幾個搞笑的學生陪吃,更讓我把演講的事丟到一邊去,想要好好盡情的享受這一刻。

爽過後正事還是要辦,我拿出演講稿,但是一時間也不知道要從哪裡看起,「啊!還是聊天好了。」我就這麼沒骨氣的根著大家聊天,直到鐘聲響起,不得不去面對這個我不想要來的一刻。

一到禮堂,我就被一片黑壓壓的學生頭嚇到,人數還真是壯觀,少說有400人,我當場想轉身落跑,叫小端代替我,畢竟她是經驗老到蘇老師奈奈,這種大場面對蘇老師來說根本是小兒科。要步上台前的時後,我覺得腳跟好重,好像走不動。

主任把麥克風交到我手上時,我卻突然找不到我的兩張A4講稿,然後麥克風還忽大忽小,真是走衰運的時後,什麼事都辦不好,應該可以說是禍不單行吧!我在台前找講稿找了一分鐘之久,還是沒有在道具紙袋裡看見它,然後因為麥克風問題,主任叫我上台講,可是我卻捏了一大把冷汗。

走樓梯要上台的時後,我腦袋已經是一片空白,後來乾脆豁出去了,大膽的當著大家的面揮手呼喚婉琦,請她幫我去辦公室找,然後我在台上開始亂講一通,眼睛卻一直在瞄出口,希望可以看到婉琦的身影,婉琦來了,卻跟我搖搖頭說沒有。「死了!只好硬著頭皮亂講了。」

講到一半的時後,小端在我的道具紙袋裡幫我找到講稿,原來它被我摺的小小的,藏在最裡面,小端說我摺成這樣,一副要藏在手心裡。但是這時候,我看著講稿,已經不知道講到哪裡去了,講稿這時候來也沒多大的用。

最後這場演講在送蘋果和手錶中結束,真希望整個演講可以重來。重來我想會更好,還有,我也不要穿的那麼拘謹,說不定可以來個帶動唱。





    全站熱搜

    人字拖小姮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5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