這幾天我的心情像洗三溫暖,跟著兩個我最親愛的人起起伏伏,今天終於等到他們的好消息了。

這兩個人是向霖跟小真,好消息是他們同時找到新工作了。

小真是我的超級好朋友,就差沒穿同一條褲子長大。我們小學三年級到六年級同班,又有親戚關係,所以關係密不可分,她能回來台灣到台北工作,我真是超開心的。

因為在美國唸市場行銷的關係,小真想從事公關廣告行銷等工作。但是說實在,這年頭工作真的不好找,而剛回到台灣的小真,應該想好好放大假,根本沒什麼在緊張,我只好善盡我的職責,不斷督促她過完年要積極找工作。

好不容易過完年,假也休夠了,眼看大家陸續回到工作崗位,我想小真開始緊張了吧!她左等右等等不到人家通知面試,「我問妳喔,為什麼他們都沒打來?」「他們說要打來都沒打,現在工作都是這樣嗎?」她已經等的有點心浮氣躁、有點不耐煩了。

「人家可能工作繁忙。」「我們主管每天要做的事很多,也不見得記得要回復誰電話啊!」為了不讓第一次找工作的小真感到洩氣,我只好拼命安撫她,不過說的也都是實話。

終於衣蝶通知她北上去面試,雙方聊得很愉快,很快她又被通知前去複試,這次已經談到薪水,應該八九不離十了,「妳一定會上的!」「做的是流行時尚,太適合妳了!」我信心滿滿地對她說。

誰知一等再等,說好周五會來電通知的,衣蝶卻一通電話都沒有,幾乎要把小真給惹毛了,只好再丟其他履歷。

這次是一家賣高爾夫球PDA的公司,這家公司剛成立,賣的商品也是剛研發的,對方告訴小真:「妳回去冷靜想一想,如果覺得ok,就打電話過來!」

同一個時間,向霖也處在類似的狀況中。

新聞系畢業,原本就是記者的向霖,因為對財經有極大的興趣,但苦於財經記者有其專業領域,沒辦法隨隨便便就跨足,只好拋下當時《蘋果》的高薪,轉而從事每月領28000底薪的證券營業員,希望能從中學習專業,再挑戰財經記者這個職業。

他這種努力不懈怠、說到做到的精神,是我怎麼樣也做不來的,因為我好逸惡勞。

一年後的今天,向霖覺得自己有能力勝任財經記者這個工作,於是四處投擲履歷,我認為他的履歷和經歷非常完美,有眼光、識英雄的媒體應該會看的到。

果然《商周》、《非凡》、《鉅亨網》等知名財經媒體的通知接踵而來,鉅亨網的主管說:「你的backgroud很好!」非凡的總編也說:「你有很好的經歷,希望你加入我們!」這些話聽起來都好悅耳喔。

商周更是通知他履歷通過第一階段嚴格篩選,然後寄來第一次的筆試,這份筆試要他談談自己印象最深刻的商周報導、自己憑什麼勝任這個工作、有沒有受過什麼樣的大挫折等,剛好問題通通符合向霖的經歷,這份考題難不倒他,很快又接到第二次筆試。

這份筆試讓我們兩傻眼,高難度啊!兩大題,假設你是商周記者,要採訪殷琪,你要如何準備?另一題給了一篇奇美集團總裁許文龍的訪問稿,整理成一篇完整6000字的QA稿。對沒寫過這類大人物專訪稿的我們來說,真是太專業、太高難度了,而且限時兩天得寄出答案。

向霖費盡苦心、認真的蒐集資料準備,加上我幫忙潤稿,仿造商周的寫法,終於趕在上周五晚上八點前,將答案寄出去。

「我覺得寫的不錯,一定會被注意到的。」我同樣信心滿滿地對向霖說,不過這段期間,鉅亨網、非凡都說會再通知,但同樣左等右等,等到有點心寒,對商周也變得沒把握了。

皇天不負苦心人(現在說這具話好像太早了!),商周回應了,向霖通過嚴格的筆試,可以參加面試了,只能說專業的雜誌,要求專業的人才。

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

昨天下午,小真想清楚了,打電話到高爾夫球公司,原以為自己想清楚就可以加入,沒想到對方還是要她等。

而向霖呢,去了商周面試,還是要再等。這下連我都沒耐心了,不禁大罵:「現在的公司都這樣搞人的嗎?」真的氣死了。

就在我憤慨不已的時後,小真的公司回覆了,通知她下周一報到;向霖也在隔天接到非凡通知,下周一上班。

這讓我心情就像在洗三溫暖,太替他們高興了,感覺勝利就在不遠處。這一番起起伏伏,還獲得一個更大的感觸,就是不要隨便換工作,工作真的好難找喔!





    全站熱搜

    人字拖小姮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14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