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期待已久的三鷹の森ジブリ美術館(中譯:三鷹之森吉卜力美術館)差點就去不成。

打從出國前兩個月,我就開始翻閱各種東京自由行旅遊書,也上網查了前人的資料,看到不少人推薦宮崎駿的三鷹の森ジブリ美術館,看到照片上的龍貓售票亭、天空之城的機器士兵,我當下就把美術館排進行程裡,非去不可。

三鷹の森ジブリ美術館位在東京都三鷹市,正式名稱是「三鷹市立動畫美術館」,館內除了宮崎駿的畫作外,也展出其他知名動畫作品,像我們這次去,就剛好展出《酷狗寶貝》,今年博健生日我送他的開瓶器,也出現在美術館內。


既然展出的是宮崎駿的作品,館長當然就是大家耳熟能詳的宮崎駿,宮崎駿的長子宮崎吾朗是首任館長,現任館長為中島清文。

美術館為控制進館人數,採預約參觀制,在日本是先到「Lawson」便利商店預購指定日期的入場交換卷,成人票日幣1000元,台幣近300元,在台灣則只有東南旅行社有代售,不過需酌收手續費,共台幣350元。


進場時間也有限制,一天開放四個場次,可不是有錢愛幾點進去就幾點進去。

四個入場的梯次分別是10:00、12:00、14:00、16:00,入場的時間是指定時間前30分鐘到後30分鐘,如果過了指定時間30分鐘還沒進場,就進不去。

這些細節我現在講的頭頭是道,當初卻遺漏差點去不成。

出發去東京前幾天,怡嘉和我在msn聊到票必須先預購,我們兩才趕緊上網查詢場次,根據東南旅行社的規定,至少出國前10日購票,在我們意識到票要先買的這天,已經離出國只剩3天。

聽說到日本還有一絲購票機會,我趕緊再到美術館官方網站查詢,沒想到我們預定要去的周日已經額滿,剩下的就是原本排定去迪士尼的周一還有票。

如果周一去美術館,那勢必將迪士尼移到周日去,但周日去迪士尼等於去送錢給人家,什麼設施可能都很難排到。

這時候剛好欣珮想帶我們去鐮倉,她說那邊非常美,既然去不成美術館,我們已經要把機會讓給鐮倉。

當晚怡嘉打電話來:「軒軒說可以去東南現場購買。」

「可是我們要去的那天已經沒有票了耶。」

「旅行社說有預留票,給現場購買的人。」

真是天大的好消息啊,我們的美術館之行沒有因為我們粗心成泡影。

不過,如果真的都沒預先買到票,三鷹站前的有一家旅行社,也許還有機會買到票。

由於購票必須憑護照英文全名及護照號碼,給了軒軒相關資料後,終於拿到我們的引換卷(交換卷)。


為了趕10點的場次,到日本的第二天早上7點,我們就起床了,按照計畫8點出門。

早晨的東京街頭還沒有很繁忙,感覺非常舒適恬靜,我們一邊悠閒吃著三明治,一邊步行到車站,準備搭往三鷹市的電車。

因為新宿站是東京交通樞紐,太多電車路線在此交會,我們雖然順利買到往三鷹市的中央總武線車票,卻找不到下月台的入口。四個人尷尬的站在車站中間,被來來往往的東京人撞來撞去。

幸好這次自由行帶了男丁,男丁對對方向感就是比較有辦法。

我每次都說自己很man,可是向霖跟小端笑我,什麼都man,迷路跟方向感這件事卻太娘。平常我都開車穿梭在台北市大小巷,可是常常得打電話問向霖左轉還右轉,光這點我就擠不上man界。

我們的男丁范文軒負責閱讀地圖,三兩下就找到往三鷹月台的方向,沒在新宿站耗掉太多時間。

經過幾分鐘的車程我也忘了,因為我在車上顧吃還沒吃完的早餐。

到達三鷹市後,要找的就是傳說中的黃澄澄龍貓巴士。

可是四個人左看右看就是找不到龍貓巴士跟站牌。

搭龍貓巴士也是到三鷹市的主要目的之一,萬一找不到巴士,沿著沿玉川上水的「風之散步道」步行也可以到美術館,但這樣就可惜了到三鷹市卻沒搭到龍貓巴士。

於是我們不放棄,在車站繞來繞去,終於看到黃澄澄的龍貓巴士,它就在站牌前等著往美術館的乘客。


龍貓巴士單程200日圓,來回票300日圓,我們回程想從井之頭恩賜公園散步到車站,所以只買了單程票。這也是網路上前人介紹的遊玩方式,可以看看不同的景色,後來證明這個決定非常正確,因為散步的一路上,我們發現很多驚奇。

搭龍貓巴士到美術館不用10分鐘,就在美術館正門口下車。到達的時間是早上9點半,非常剛好的時機,讓我們有時間還在附近街頭拍了照。也慶幸我們搭到上一班車,因為接下來的一班車擠滿人,滿到擠在巴士的台階上,看到這景象,本來在拍照玩樂的四人,用百米速度飛奔去排隊。

等了20分鐘,終於等到開館,本來說要看護照,結果看門小弟用北京腔的中文(應該是大陸人)跟我說:「護照可以收起來了!」連我名字都沒核對,所以讓票給別人不行原來是傳說?(這我自己猜的啦,大家還是乖乖帶護照,不要轉讓你的票,損失我不負責)


(待續)






文章來源(Article From): http://blog.webs-tv.net/terrilee/article/4360118

    全站熱搜

    人字拖小姮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6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