很可惜,三鷹の森ジブリ美術館內不能拍照,不過館外還是有很多值得紀錄下來的景色。包括龍貓受票亭、屋頂上的機器人士兵、草帽餐廳的紅豬、魔女宅急便的黑貓…光館外我就不知道拍了多少張照片。

進入館內,用引換卷向館方人員換取入場卷。入場卷是用底片做的,上面有三格彩色畫面,每個人拿到的都不同,都是獨一無二的,我拿到的是神隱少女。這麼特別的入場卷,當然要小心翼翼珍藏,到現在我都還一直放在護照夾裡,很怕粗心的我有一天不小心折到。



美術館的屋頂是用彩色玻璃做的天井。抬頭一看就像進入宮崎駿的神奇動畫世界。

美術館的口號是「做個迷路的孩子吧!」所以沒有預設參觀動線,為的就是讓參觀者可以在館內,處處發現驚奇。

我跟著人潮的腳步,先進到一樓一間房間,這裡是展示動畫的原理。牆中崁著不同的連續畫面, 利用深淺遠靜的距離,讓原本靜態的圖畫,看起來像在動的立體畫面,光這一區我就大感神奇,讚嘆連連。

其中有一個大型旋轉式模型最令我印象深刻。那是龍貓跟皋月、小梅兩姊妹,還有兔子、蝙蝠一堆小動物遊戲的場景,館方利用視覺暫留的原理,快速轉動十幾個連續動作的玩偶,再打上每秒鐘不知道多少下的閃爍燈光,看來就像龍貓和兩姊妹活生生在你面前玩著跳繩,整個就是非常神奇。

在一樓發生一段插曲。

因為美術館裡的每個角落都很有藝術感,你根本不會認出那是儲藏室、那是員工休息室。

我們就這樣走進一間有小門的可愛房間,裡面有個非常舒適更換嬰兒尿布的床架,還有三個非常低的小便斗,幾乎是要跪下來才尿的到,這間房間裡還有一張沙發,整個看起來就是很乾淨。

再往左轉,終於知道這裡是哪了,這是一間一間的女廁,所以非常低小便斗的地方也是廁所囉,美術館裡連廁所都充滿驚奇。

既然走到廁所,那就上一下啦!

我和怡嘉進入廁所,范文軒索性就坐在小便斗對面的柔軟沙發等我們,詩芯因為前一晚沒睡好,頭有點痛做在外面的椅子休息。

這裡的廁所一點髒污感都沒有,也沒有臭味,牆壁貼滿花花的壁紙,牆上還有一盞柔和的黃燈。

好吧!館內沒有一個地方可以拍照,那在廁所拍總可以吧,我像做小偷一樣偷偷拿出相機,很快按了快門,媽呀!閃光燈居然沒關,閃了超大一下,我還趕快抬頭看上面有沒有人探頭出來。

這時候突然聽到「滴!滴!」對焦的聲音,我在廁所裡面笑了出來,隔壁的邱怡嘉在跟我幹一樣的勾當。

在東京的廁所沒有認真尿尿、躲在裡面偷拍照的紀錄我有兩次。

一次是這次為了偷拍三鷹の森ジブリ美術館;一次是吃早餐時,在廁所裡發現一個避免尿尿尷尬的玩意。

那是一個叫做「音姬」的感應式水聲播放器,擔心尿尿聲太尷尬的話,可以在上廁所前,把手放在音姬前感應一下,機器就會播放25秒的流水聲,不過我認為25秒太短,尿一泡可能要感應好幾次。


說到那次的經驗,是怡嘉跟詩芯廁所完提到有這玩意,當時我一點尿意都沒有,但聽到有新東西,立刻帶著相機衝進廁所,想要紀錄這好東西跟大家分享。

前面一個歐巴桑出來後,換我進去,我看到馬桶水箱上方有個出水口不斷在流水,是真的流出水來,這東西很眼熟,好像台灣也有。


當時我也沒想太多,就對著這個東西猛拍,燈光調來調去,弄了半天終於拍好,轉身要離開的時候,才發現那台音姬根本掛在牆上,也就是說我彎腰蹲在馬桶前、聞了半天根本拍錯。

我自己在廁所裡面當場笑出來,也太烏龍了吧!


回到正題,我和怡嘉同時從廁所出來後,我問她:「妳是不是在裡面拍照?」

「噗嗤~~哈哈哈哈哈!」我們兩個同時笑出來,會幹這種勾當的,果然是台灣人。

事情還沒完,我洗完手步出廁所,突然撇到牆上一個寫著「LADY」的粉紅色牌子,然後轉頭看一下還坐在超低小便斗對面的范文軒,「哈哈哈哈哈哈~~」我整個受不了狂笑,這根本是一間女生廁所,超低小便斗是給小男生跟著媽媽進廁所用的。

「難怪剛剛我坐在那裡,一直有女的在看我。」范文軒尷尬的走出來,很快躲進男廁。

哈哈哈~~只能說美術館裡處處是驚奇!

好了,上完廁所往二樓上走,這邊展示一間間宮崎駿創作的書房,到處都有宮崎駿的手稿、水彩顏料、喜歡吃的東西、聽的音樂、看的書,還有他最愛的飛行器。

詩芯因為來日本的前一晚報告沒存檔,整晚沒睡,這天又起了大早到美術館,這時候突然犯了頭痛,只好我們三個繼續逛。

往三樓,這裡有一輛龍貓巴士,可惜只有小學生可以進去,一堆小孩在龍貓巴士上爬上爬下,外圍站著一圈爸爸媽媽,真希望有賣這一隻龍貓巴士,可以自己帶回抱個爽。

三樓有一間書店,裡面有好多繪本跟日文書,當時因為被一堆日文嚇到,只買了明信片,現在後悔沒帶一本繪本回來,提醒計畫去三鷹の森ジブリ美術館的人,書應該比紀念品更有意義吧!

三樓的另一端擠滿人,隨便猜都猜的到,這裡就是販售紀念品的地方。在這裡,每個人都失心瘋,瘋狂搜刮紀念品。我們也趕快把詩芯叫上來,頭再痛也不能錯過這時刻。

不過日本的東西做得再可愛,大部分卻都是Made in China,也不是說有什麼不好,只是花機票錢跑來日本買中國製的東西,就覺得怪怪。所以我每拿一樣東西,就猶豫了半天。

就在我猶豫來猶豫去時,范文軒又第一個敗了,買了衣服、機器士兵、一堆鑰匙圈送同事,他跟怡嘉在這邊敗了台幣六千多元。

我在這邊相當節制,為了回報小端去香港送我的披著羊皮的碧麗絲,我挑了霍爾的移動城堡公仔送她,然後還買了三格底片做成的書籤,我選了神隱少女跟霍爾的移動城堡,這書籤我覺得超美,回台灣絕對找不到,二話不說就買了。





明信片這東西也是出國遊人最愛買的,用來證明自己到過這個國家。

我買了兩張象徵宮崎駿的龍貓跟機器士兵超大明信片,打算寄回去給自己。不過礙於只是五天的自由行,人都已經回去一個多月了恐怕還收不到,不符合經濟效益,加上我們的行程算滿趕的,寄明信片這件事後來也變成說說的。


逛完館內每個角落後,我們回到一樓「土星座」觀賞15分鐘的動畫短片,每個人限觀賞一個場次,每15分鐘一場,觀賞前必須出示三格底片入場卷,館方人員會在入場卷上打個洞,代表你已經看過了,待會可不能再混進隊伍裡。


我們運氣很好,看到的是龍貓和小梅的卡通。雖然對白是我聽不懂的日語,只能靠著詩芯即時口譯,到後來太專注看動畫,翻譯也沒翻譯了,光動畫就讓我看的嘴巴開開,看完很想把宮崎駿所有動畫通通看過一遍。

結束館內的活動後,終於可以到場外拍照了。

第一個就是衝上屋頂,跟六呎高的機器士兵合照。才上樓梯就看到一堆人排隊等著跟它合照。

大部分的人都是喀了一張就離開,隊伍也前進的還算快,好不容易排到隊,我硬是杵在那喀了四張,反正抱著沒人認識我,罵我我也聽不懂,厚著臉皮站著、蹲著、抱著各個角度都來一張,到最後一張的時候,已經不好意思在竊笑。


逛完館內,館外還有好多好玩、驚奇的角落,我們一一到過後,來到色彩非常鮮豔的草帽餐廳。餐廳門外一個紅豬黑板非常醒目,上面雖然寫著日文,不過我想跟台灣一般的咖啡店一樣,寫的是今日特餐或招牌價錢之類的。

本來想好好坐下來品嚐一杯咖啡,沒想到餐廳外坐滿人,這些坐滿的人除了本來就在戶外露天區用餐的客人外,有一大半是在等候的人,因為是宮崎駿美術館的關係,客人一邊等待,還可以一邊閱讀繪本。

既然沒辦法吃到草帽餐廳的餐點,加上下午的行程是與欣珮和她男友會合,前往明治神宮,我們也只好準備離去。

離開的時候,繞到美術館正門另一個角落,終於發現傳說中的龍貓售票亭。



這是美術館特別設立的假售票亭,亭子的窗口是關上的,巨大的龍貓就坐在裡面,大家興奮不已,又是一陣排對等著拍照,我真的要再說一次,雖然不懂日文,但三鷹の森ジブリ美術館真的處處是驚奇,沒有白來啊!






    全站熱搜

    人字拖小姮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3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