這次的自由行雖然短短五天,卻讓我們印象深刻,因為幹了太多狼狽事蹟。

首先第一天最狼狽的就屬詩芯。出發去機場的前一晚,她熬夜趕報告趕到三點多,將資料寄到上司信箱後打算整理整理行李就睡,沒想到出乎意料的事就發生,沒錯,忘了存檔夾檔,寄給上司的報告是空的。

這種時候真的是有淚哭不出,都已經三點多了,再趕也趕不及、要睡又睡不著,詩芯只好整理行李呆坐到天亮,真是夠雖(衰)的事跡。

不過錢都付了,還是得硬著頭皮到東京。抵達新宿後,從車站走十多分鐘到飯店,已經是又累又餓,挑夫范軒軒第一個倒下,我們三人於是到飯店附近晃晃,等他醒來才覓食。

由於人生地不熟,加上已經餓的無法思考,我們隨意找到一家通常上班族才會吃的店,為什麼這麼說呢?因為這是用食卷點餐的小店。



日本很多餐廳是購買食卷來點餐,這種方便快速的方式很符合上班族來匆匆去匆匆的風格,我們吃一餐的時間,就看到好幾個剛下班的上班族在我們周圍來來去去。

不知道是日本的咖哩很道地,還是我餓昏了,我覺得我點的只有幾塊碎肉塊、什麼都沒有的咖哩飯吃出奇的好吃。



這一餐算是吃得很寒酸,但我們還是很開心,一邊拍照玩樂一邊用餐,好幾個上班族點了吃了走了,我們還在店裡吃喝著。

吃飽繞到巷子裡晃晃,才發現裡面是一片天堂,一堆柏青哥、居酒屋,還有日本特有的立食,真不知道我們幹麻急著在外面吃寒酸咖哩飯(寒酸歸寒酸,那咖哩飯比起台灣,真的是好吃太多了!)結果浪費一餐的肚子。

第一天差不多快結束,也到不了哪裡,我們決定前往新宿高島屋朝聖。新宿高島屋在新宿車站對面,是一棟又大又深的建築物,大葉高島屋如果來日本簡直是小巫見大巫。



走了還算久的路到達高島屋門口,慘忍的是已經打烊了。

才八點半耶!在台灣八點感覺就是精華時間,高島屋卻這麼無情的打烊,這樣對待我們觀光客,當場心涼了一大半。



一想到這樣,就覺得生在台灣真好,不只百貨公司九點、十點關門,半夜還有誠品相伴,所以,是台灣有可愛人性化的一面,還是台灣人太愛賺錢,連居家生活的時間都不放過,總之,高島屋八點打烊一事,對我打擊很大。

中間過了兩天還算順利的旅程,最狼狽的就在最後兩天。


第四天我們安排去迪士尼海洋,可是今天天空不作美,其實前一晚到台場時,天就開始下起雨,一系列搭水上巴士到台場的照片都灰灰醜醜的,看著這樣的爛天氣,我們一度詢問是否能退掉迪士尼的入場卷。

不過人都來到東京,卻沒去迪士尼,我想我會帶著恨意回家,所以抱著沒有遊樂設施玩,也要去購物中心血拼的決心,我們還是衝往迪士尼。

這一天老天還是沒有給面子,迪士尼海洋陰陰濕濕的,可是人潮沒有因此減少,抽了第一個遊樂設施「驚魂古塔」的FASTPASS,居然就排到晚上六點,只能說老天不給臉,但觀光客很給迪士尼面子。



因為迪士尼只安排一天,去過迪士尼的人都知道,一天根本不可能玩完逛完,我們竭盡所能的待到五點多,才帶著戰利品依依不捨離開。

離開迪士尼、回到新宿,才開始真正狼狽的旅程。

因為第一天進攻高島屋失敗,我們打算最後一天再挑戰一次,尤其范文軒聽聞朋友跟他說,高島屋有樂高,愛樂高成癡的范文軒那能錯過這一晚。

四個人背了一堆東西來到高島屋,今天我們到達的時間是七點半,心想還有一個小時算是綽綽有餘,可是殘酷的是,今天~~今天~~今天居然八點打烊,是誰在跟誰作對啊!

只有半小時,新宿高島屋又深又大,半小時的時間還沒認完樓層就要關門,我們只好採取分頭進行的策略,相約八點在門口見。

這一搞已經打壞我的興致,匆匆找到Burberry Blue Label,證明我來過後,時間也差不多到,趕到門口已經看到怡嘉跟軒軒,他們倆和我一樣沒買到東西,可是詩芯卻遲遲未出現。

五分鐘、十分鐘、十五分鐘過去,眼看客人陸陸續續出來,守衛也準備關上大門,還是不見游詩芯人影。



大約二十分鐘後,詩芯出現了,手上拿了高島屋的購物袋,原來她買到可以退稅,被請上樓上的客服中心。


結束高島屋的行程,時間才八點快半,對明天就要離開的我們,一秒鐘都很珍貴,於是轉戰其他地方。


剛好范文軒的朋友託他帶相機的背包,且指明到有名的さくらや購買,我們便轉往さくらや。さくらや在新宿東西口都有,我們去的應該是西口那家。

後來軒軒並沒有買到朋友要的相機包,而我們四人身上背了一堆戰利品,雨越下越大又沒傘,離開さくらや在新宿站底下繞來繞去,本來盤算從地下道走回飯店(地下道直通飯店B1),但是繞了快一小時,我們居然還在西口,怎麼走、怎麼問人就是到不了東口。

眼看時間已經九點多,我們一整天就只有早上吞了麵包,竟然都還沒好好坐下來吃一頓,為了犒賞自己,當下決定前進居酒屋,把身上剩餘的日幣都砸去吃大餐。

要去居酒屋前我們打算先把行李送回飯店,可是繞半天都到不了東口,最後只好冒雨過到對面馬路,輾轉才回到通往飯店的地下道。

這時候鐵腿已經達到前所未有,幾乎是人腿分離的境界。

我身上的迪士尼袋子本來只能側背,到最後已經受不了硬是斜背。



好不容易回到飯店,雙腿一碰觸到床,整個好像是從地獄上到天堂。

人在被逼到走投無路時真的很令人敬佩,我們的腿已經抽痛到幾乎無法多走一步,可是卻還能憑藉意志力走出門找居酒屋。

更慘的是,雨一點也沒有要小的意思,也不知道我們在逞什麼強,竟然一路淋雨走出去,不過雨真的太大了,詩芯率先折返回飯店樓下的FamilyMart買傘,我跟怡嘉不知道堅持什麼不願買,三人就躲在詩芯新買的小傘下,小步小步的往居酒屋移動,而范文軒就帥氣得淋著雨。

途中我也受不了,衝進便利商商店買便利雨衣,日本便利雨衣還真不是普通貴,一件就一百多台幣,基於這個不像垃圾的價錢,及不像垃圾的外型,我只好把雨衣帶回台灣,打算放在包包隨身帶著。



吃完居酒屋,狼狽的第四天也終於結束,本以為這樣就算很慘,沒想到回台灣前,還有更慘的。

最後一天起床,懶得化妝、戴隱形鏡,帶著行李登上利木津巴士前往機場,決心要舒舒服服回到台灣。

真的是舒舒服服離開,我在利木津巴士上睡了一輪,一小時後抵達成田機場。

行李送托運後,還有一點時間可以逛逛成田機場的免稅店。不過我們都不熟成田機場的位置分佈,一時間找不到免稅店,在含稅的商店浪費了一些時間。

等找到免稅店後逛到不知人,尤其怡嘉,被化妝品專櫃會講中文的小姐困住,居然到登機的最後一分鐘,我們還沒搭上接駁的電車。

「旅客李姝姮、邱怡嘉、范文軒....」隱隱約約聽到很不標準的中文,好像在叫我們三人,沒錯,就是我們三個被廣播了。

三個人拼命狂奔,尤其我最慘,背上背一包,手上還有兩袋隨我登機的行李,我跑到臉紅氣喘,背上包包的背袋都滑落到手臂,遠遠落後怡嘉跟軒軒,真的狼狽到不行。

終於在最後一秒,衝上飛機,一登機,就看到一堆眼睛盯著我們,有夠糗的,就是我們三人耽誤了時間。


沒想到都最後一秒了,還是沒能舒舒服服離開日本,還要這樣匆匆忙忙的趕,算一個有趣又狼狽的旅程吧!



(完)





    全站熱搜

    人字拖小姮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13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