看了Chu的文章,我有很深很深的感觸。熟悉我的朋友都知道,我是一個扁頭王。

早期台灣人的觀念並不特別注重嬰兒的頭形,以前的台灣爸媽擔心嬰兒趴睡會窒息,習慣讓他們仰著睡,可是美國的醫生提出警告,如果嬰兒長期仰著睡覺,不僅會變成「扁頭」,還可能變成「畸形頭顱」。

「畸形頭顱」聽起來多可怕,嬰兒的大腦每天都在成長,一直仰著睡會往頭顱其他地方擠壓,就會變成畸形頭顱,嚴重的話,得要依賴手術矯正。

二十多年前住在外婆家時,我的頭就是一直被忽略,長期仰睡沒有隨時被翻動,造就今天的扁頭王,不過運氣好的是,沒有變成畸形頭顱患者。

長期趴睡,讓我長大後不斷和扁頭抗戰,不只每次剪頭髮,得千叮嚀萬叮嚀Tino幫我剪成澎澎頭,每天出門前,還要洗頭吹整,才有光鮮亮麗的澎頭。

說到每天吹頭這件事,我還真有耐性,以前齊瀏海得每天出門前洗頭吹頭,一沒有執行,瀏海就像窗簾一樣打開,好幾次我都下決心,不再剪一個給自己找麻煩的頭,沒想到一口氣剪短頭髮,還是得在早起吹頭的框框裡打轉。

如果睡起床沒有洗頭吹頭,不只沒有澎澎頭,耳朵兩邊的頭髮也塌到幾乎貼臉,再沒化妝戴上眼鏡,加上最近冒出來幾顆不客氣的大痘痘,整個感覺就是綜藝節目裡的女丑。

在鏡中看到這種造型的自己,真是愧對更衣室裡的GUCCI包、D&G包、小羊包們,為了跟他們匹配,也只好繼續讓自己陷入早起彎腰洗頭的困境中。

所以我了解Chu要追求的是什麼境界。

春天要來了,我們扁頭也好想要有春天啊!




Tino精心剪出來的澎頭,回到家又不聽話的回她的扁頭界。




    全站熱搜

    人字拖小姮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13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