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和彭小真的關係可不只好朋友那麼簡單,還有遠親關係,算一算我們認識20年了,在我成長的這一路上,真的是都有她啊!

去年11月,赴美國深造5年的小真終於回到台灣,終於讓分隔兩地的我們可以常相聚,也讓我勾起好多小時候的回憶。

雖然宜蘭對台北來說已經是鄉下,但小學我住的地方才真的是有綠油油稻田的鄉下(我爺爺還有一間碾米工廠咧!)爸媽為了讓我接受師資較好的教育,不辭辛勞向「都市」學校的老師拜託,讓我這個鄉下小孩跨區就讀。就這樣,我和小真進入同一所小學,這所小學就在小真家對面,可是當年我們宜蘭的明星學校咧!

小真的爸爸開了家代書事務所,小真的某個阿姨分給我大伯當女兒,所以每次放學,我就和老妹跟著路隊,排隊到她家等老爸來接我們。

我和小真一、二年級並不同班,只是點頭之交而已(小孩子也有點頭之交的喔!)我感覺她脾氣很糟,應該不好相處。沒想到三、四年級分班,我竟然跟這傢伙同班,從此造就我們密不可分的關係。

我們上學一起、下課一起、排路隊一起、放假也混一起,什麼喜歡誰、討厭誰、不要跟誰好、那個老師很機車的話通通都講,雖然我和她各有一個妹妹,但我們情同姊妹,連真正的妹妹都比不上。

大家都知道,小女生最喜歡搞那套誰跟誰好的把戲,我和小真間來來去去,也介入過不少人,但我們兩個始終沒鬧過分手,我想多少是情勢所逼,因為我必須到她家等老爸,有時後還在人家府上打擾用餐,有求於人當然不敢亂造次。

這樣的相處模式一直到上國中還是一樣,我依然跨區就讀、依然跟著路隊到小真家等老爸。

記得國中、高中的時候,小真家養了一隻灰色的貴賓狗「波比」,我跟牠真的是有仇,每次一走到她家事務所的大門,門都還沒開,波比就狂吠狂叫,我明明就常去小真家,牠還把我當成生人,有一次居然就狠狠在我穿牛仔褲的大腿咬了一口,從此我就跟波比結下樑子(這是題外話)。

一直到上大學前,我的生活圈都是和小真一起。高中為了初戀男友,我幾乎不是現在的我,不搞笑、不耍寶,根本就像個怨婦,連我都不想跟自己作朋友,找不到男友哭哭啼啼、電話打不通哭求姊妹們幫我找(因為家裡不能隨便打電話),總之整個人生沒有彩色,感情路上摔的超慘,而小真總是在我身邊聽我哭訴、聽我抱怨,好像我受的傷是她在承受。

初戀男友徹底背叛我的時候,在花蓮唸書的小真為了給我打氣,經常寫信來,她說她心疼我為了那種爛人讓自己遍體鱗傷,每一封我看了都是眼淚直直落,但每一封信也是給我多一分力量,我想說,那一封封都信都是讓我熬過那段痛苦的日子、有足夠勇氣走到現在的精神支柱。

看來像我人生導師的小真卻也熬過孤單脆弱的時候,可是很遺憾的,我當時不在她身邊,因為她在半個地球遠的美國啊!

這五年來,我們最多一年只能見一次面,我實在不爭氣,每每說要到美國探望她,卻怎麼樣也存不了錢,現在她都已經回來熟悉的台灣,我不用再掛念著有沒有錢去美國,我們又可以常常相聚了。





    全站熱搜

    人字拖小姮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3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