人字拖小姮公告


合作相關事宜請聯絡:
terri1026@gmail.com


我學英文大概有半年了,不是去科見也不是去地球村,而是跟老師在家裡聊天的那種高級英文課,一小時要1000元,很高級吧!

我的老師Terry是美國人,不過他來台灣已經九年,說的中文可是比我阿公阿嬤流利100倍,中文報紙上方方正正的國字一點也難不倒他,程度比我前一陣子在唸小學的阿嬤還好。

話說Terry來台灣的時後,見到他的人不是大喊:「Oh!I know,you're a singner!」不然就是說:「Are you a basketball player?」反正大家一看到黑人,不是以為他是唱歌的、就是以為他是打籃球的,就像我說他像丹佐華盛頓,向霖就說:「黑人都馬長的一樣!」他認為Terry像NBA休斯頓火箭隊的T-Mac,還有克里夫蘭騎士隊的Lebron James,不過這兩個人我都不認識,我還是覺得他像丹佐華盛頓。

Terry大我十歲,他的本業是商人,businessman,他和朋友合夥開公司,但是我搞不清楚他們公司的業務,前一陣子他說在販售有關security的東西,總之是那種高科技的東西,不是我可以在這裡解釋的通的,所以他很忙很忙,常常下了課,半夜或是清晨一大早要打越洋電話。

人字拖小姮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5) 人氣()

奈奈是五年後的我,為什麼這樣說咧,因為我們認識六年以來,不只是動作越來越像、講話越來越像,還是彼此的蛔蟲,要知道我五年後會變怎樣,應該就是奈奈那樣,不過扣除像她一樣才華。

蛔蟲這件事在上一篇文章《林旺有個無底洞---奈奈吃的傳奇》就有稍微提到,不過昨天我們一起去家樂福買電視的時後,再次印證這件事。

當時我看到Acer的小狗機後,對著向霖說:「我好想要小狗機喔!」幾秒後,站在我旁邊的奈奈居然一秒都不差的跟我一起發出:「汪!汪!」的聲音,真是太有默契了,這個傢伙居然知道我想汪汪叫,我們兩個為我們這麼有默契,狂笑一分鐘來以示重視。

然後在回家的路上,我提議要用英文來聊天,但是不知道話題怎麼兜的,兜到潘若迪的健身上,奈奈學起潘若迪的招牌:「Funky dancing Funky show!」說說鬧鬧一陣,在幾秒的沈默後,我們又一起大喊:「Funking dancing funking show!」哇咧~~真的是一起喔!

所以說我們是彼此的蛔蟲,知道對方下一秒想講什麼,我想可能要介紹我們父母認識一下,總之是一件很神奇的事!

人字拖小姮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8) 人氣()



我的聲音複製人奈奈端已經幫我寫了好幾篇網誌,我也要來回饋一下。對於我跟她怎麼認識的就不多贅述了,請參考李大人系列—慶生特輯連載一星期。

奈奈端可以說是除了向霖外,最知道我每天行程、搞什麼、幹什麼的人,當然我也是除了小男友外,最知道她有幾根毛的人。

舉個例,今年我生日前幾天,向霖帶我買了一堆禮物,其中包括一雙黑色圓頭娃娃鞋,不過因為沒貨要調貨,所以沒辦法馬上秀給奈奈看,雖然我小聲、迅速告訴她說我買鞋了,但是因為太小聲、太迅速,所以她根本沒聽到。

生日當天下午,我在msn上面跟奈奈報告我要去拿鞋的行程,她驚訝打出:「媽呀,妳拿什麼鞋?」

人字拖小姮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7) 人氣()

這是紀錄年輕體操教練在鄉下帶領七個小男孩苦練體操,奪得全國冠軍的故事,故事發生的宜蘭縣公正國小正是我的母校。以前我不愛看紀錄片,現在絕對要推薦這部有歡笑、有淚水的溫馨勵志片。



8月13日,我到信義三越的Fanc,當時正舉辦《翻滾吧!!男孩》的特映會,看到手裡拿著DVD的影迷排隊等著給導演簽名,我心裡一陣莫名的感動與驕傲,當然絕大多數是因為它是紀錄著母校小小學弟的故事。



我原本就打算捧場,剛好小端在鍛造計畫中播放這支紀錄片,還訪問了導演,所以我跟她借了DVD,在看完一點也不恐怖的《鬼嚇8》後,欣賞這部紀錄片。

人字拖小姮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5) 人氣()

跟我熟的人一定注意到我講話、動作都很誇張,其實我自己沒發現,今天向霖一講,我才發現這麼好笑。

我很愛吃麥當勞,但是住到公館圓環後,沒機車的我根本到不了麥當勞,下午向霖突然來電話,說要我跟他一起去瓣事,到不了麥當勞,我本來已經打算吃八方雲集,現在他要來載我,那就可以吃麥當勞了。

我如願吃著麥當勞,爽的狠,可惜搖搖薯條沒了,我一面吃薯條一面讚嘆:「我今天本來就夢想吃麥當勞!」說這句話的時候我可是很自然,沒有做作的口氣,但是向霖一聽立刻說:「妳也太誇張了吧,不過就是麥當勞,用什麼『夢想』,妳講話真的很浮誇耶!」

「有嗎?我有浮誇嗎?」「我覺得用夢想還好啊,就是因為很想啊!」

我這樣一說,向霖立刻啪啦啪啦舉出例子,「哪沒有,妳吃承園小館也說『這是我人生中吃過最好吃的東西』、『我沒有辦法想像如果吃不到要怎麼辦』,有夠誇張!」

人字拖小姮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6) 人氣()

沒想到號稱「紙片人」的我也有需要減肥的一天。果然坐辦公室是魔咒,我的上半身年輕的很,尤其剪了妹妹頭,但是小腹、下盤卻已經邁入中年,搞的整個人看來極度不協調。

「紙片人」這個稱號不是浪得虛名,想當初我夜夜吃鹹酥雞,從景美阿郎到和平東路阿郎,再到公館阿郎都有我的足跡,隨便我怎麼吃宵夜,就是不會發胖。「我是因為體質的關係,我們全家都不會胖喔!」這是當初我最愛炫耀的一句話,現在你再看到我,我不敢說這句話了。

長時間坐辦公室,加上飲食不正常、亂吃宵夜,兩年下來,我的小腹、大腿、小腿不聽使喚,連臉都已經是圓滾滾,沒有尖下巴了,上星期五去小阿姨家上英文課,小阿姨一看到我就說:「妳的肚子怎麼像生過小孩的!」隔天回宜蘭,我媽也說:「妳屁股比我大!」更早在小妮回來的時後,也對我說:「妳是不是變胖了?」

天哪!我沒想過的問題,一一被點破了,連向霖都數落我,「妳不要再穿緊身衣!」「妳不要再穿低腰褲!」聽了真的很火,也逼的我不得不走上減肥這條路。

首先,我已經一個月沒有吃鹹酥雞了,而且這次回宜蘭,也忍住沒有去買我最愛的貴族派,看到這裡,請拍拍手,因為這對我來說真的太難了,需要來點鼓勵。

人字拖小姮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8) 人氣()

什麼時候開始流行這個遊戲,感覺不聲不響就傳開。為了想我的怪癖,昨天難得小小失眠,躺在床上看著天花板,想不到幾個怪癖,可見我很好相處。
好啦,我要開始講我的怪癖了,其實沒什麼的,如果真的沒什麼不要驚訝啊!還有最後被我點到人,一定要乖乖交作業啊!

第一個怪癖:東西滴到桌上馬上擦

這應該是小端幫我點出來的,不然我自己都沒意識到。我很討厭吃東西的時後,桌上掉了東西,要是被我看到,我一定馬上擦,所以我吃東西的時後,要一直忙著擦桌子,也因為這樣,我都很小心吃東西,但是別人可不會小心,不是湯滴下去,就是醬滴下去,被我看到我就受不了,非擦不可,所以每次我面前都最多衛生紙。
吃東西的時後,因為手會靠在桌上,萬一桌上髒兮兮,那衣服不就會東沾西沾,所以我才那麼注重桌面清潔,而且吃東西時身邊環境髒亂,真的令我難以忍受,其實我個人覺得這還不算怪耶,只是輕微的潔癖而已。

第二個怪癖:換了睡衣才會上床

人字拖小姮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12) 人氣()



5月18日是個特別的一天,這一天我真的做了一件「大人」的事,但是我的脫線也把這件事給搞砸了。

大約三個月前,婉琦問我能不能去她們學校演講關於我的工作,「演講!我不會啦!」何止不會,演講對我來說根本是遙不可及,不可能的事,最多最了不起,只在國三參加過英語朗讀比賽,不過那時後還有第五名。

「但是車馬費一千六喔!」聽到婉琦這麼一說,想想什麼事都有第一次,所以一口就答應了,說實在的,我是為了那一千六答應的。

接下來的日子我仗著反正時間還很多,早就把演講這件事拋在很遠很遠的腦後,除了上班就是吃喝玩樂,還有當小端的工讀生,幫她找找資料打打文獻,沒想到這種爽日子竟然來得那麼快,5月18日不說一聲就來了。

人字拖小姮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5) 人氣()

這已經是好多年的老毛病,雖然我有在看醫生檢查,但就是查不出原因。

本來只有右手中指關節處腫脹發黑會痛,尤其剛睡醒特別痛,而且那種腫脹跟發黑的程度式肉眼就看的出來。

那時候我在榮總給免疫風濕科的名醫林孝義看,看了好幾次,抽血檢查都正常,除了紅斑性狼瘡的指數有稍微高一些,但還是在正常範圍內,醫生只好要我每半年去抽血追蹤。

看了幾次後一切還是一樣,我還是很痛,抽血也還是正常,在看免疫風濕之前,我還看過骨科、復健科,也是一樣沒問題,後來工作之後,一來我沒時間,一來名醫好難排,我也就漸漸習慣疼痛,沒去理會沒去掛號。

拖了一年多,前一鎮子我覺得右手中指老毛病又犯,還想掛號去檢查,但是又拖著,沒想到居然蔓延的左小指還有右膝蓋,右膝蓋下樓梯會有點痛,左小指可厲害了。

人字拖小姮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7) 人氣()

我以為我的看牙苦日子結束了,沒想到過完年後真正的苦日子才是來了。

花了一萬二做的牙齒,在爽完過年後的某天突然劇烈的痛起來,由於當時我在吃硬的不像話的辣橄欖,還以為這樣導致牙痛,但是睡了一晚不但沒好,牙齒反而一直在隱隱作痛,但是回想起年前看牙的經驗,我堅持只靠普拿疼度過每一天,終於撐了四天受不了,到診所報到,同時預約姨丈替我做另一邊牙齒的假牙。

星期五,我先到和平東路上的牙科診所,檢查才發現一萬二做的牙齒早蛀到神經,言下之意要開始根管治療,就是俗稱的「抽神經」,醫師幫我打了麻藥,鑽開牙齒後,輕輕放進殺神經的藥,等神經被殺死後就要把它抽出來,在等待的這一兩天,我的頭還是一直因為牙齒而劇痛。

隔天,我到板橋姨丈的診所,準備替年前抽好神經的牙齒印模,「我等一下先幫你打麻藥。」「打麻藥要幹麻?」「要把牙肉磨掉一些。」天哪!聽到這句話我真的想跳下椅子逃離診所,磨掉牙肉聽起來是多恐怖。

但是為了能吃大魚大肉,我只好忍耐,然後姨丈拿出鑽牙的器具,在我嘴裡磨呀磨,我感覺到嘴裡鹹鹹的,一漱口果然滿口是血,經過半小時,我終於攤著兩條軟腿,從椅子上爬下來。

人字拖小姮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7) 人氣()